「好,現在把考卷往右傳。」禮拜一化學課,老師在大家寫完考卷後,下了一聲指令,書禹乖乖的把考卷傳給了稚儀,老師快速的對完答案以後,書禹的考卷又被稚儀傳了回來。

  書禹瞄了考卷一眼,六十五分。不知為什麼的,一向信仰考幾分也無所謂,反正就只是個分數,有及格就好的他,在低頭看到稚儀打上的分數,竟覺得那非常的刺眼。

  他轉頭看了看稚儀的考卷,八十五分,但她臉上的表情卻像是天要塌下來似的,難過到連眼角都是垮著的。

  「好,那現在大家都知道了自己的分數,就把考卷交給小老師,小老師登記完考卷後再發回去。大家把課本打開,今天我們要上的是──」

  八十五分就八十五分嘛!有什麼了不起?書禹悶悶的把課本打開,還是不知道今天自己到底是吃錯什麼藥,明明稚儀什麼都沒做,但他就是一直覺得她現在一定在心裡嘲笑他,沒有為什麼。

 

  下了課,接著的午餐時間,按照慣例書禹又和阿德一起走到了廁所。

  「欸書禹,我跟你說喔,那個稚儀簡直就是個天使!」

  看著阿德那種如痴如醉的表情,沒由來的,書禹就想到剛剛化學考卷,一把無名火又竄了上來,小聲的咕囔了一句:「明明就是惡魔吧!」

  「蛤?」

  「沒,沒,沒事。你說,為什麼你會說黃稚儀是天使?」

  「昨天啊,我被我老媽抓去一家補習班試聽,結果看到稚儀也在那家補習班耶!」阿德興奮的看了書禹一眼後,完全不理會書禹的表情,又繼續回想當天的情形,「我坐她斜後面,所以我很清楚的看到那天考試考完了以後,坐她旁邊的一個女生,因為考太爛了回家會被罵,就一直哭一直哭,結果你知道嗎,她竟然就叫她不要哭了,考爛下一次再補回來就好了。」

  「所以呢?這跟她是天使有什麼關係?這應該是正常人都會做的吧!不過就是安慰人,這樣就可以稱為天使喔?」書禹語帶不耐地問。

  看來人家說每色會讓人變笨這是真的,講了那個一長串話都說不到重點。

  「唉唷,你不要打斷啦!」阿德不高興的撇了書禹一眼,繼續說道:「然後她就把自己那張考九十五分的考卷姓名那一欄塗掉,改成她旁邊那女生的名字讓她帶回去耶!而且,她放學後還留下來一題一題的敎那個女生,這不是天使是什麼?」

  喔?有意思。書禹看著阿德,心中暗自的想著剛剛黃稚儀看化學考卷的表情。明明她都難過的快哭了出來,怎麼可能還會願意把自己的考卷跟別人換?不過只是一個覺得看一個人的好壞是取決於分數的人罷了!

 

  大概是衝著稚儀也在那個補習班,阿德竟然破天荒的乖乖依照他老媽的意思去補習,而且都沒有翹過一堂課,分數也大大的進步了許多。但也因為他要去補習,導致現在跟書禹在一起的時間就相對的減少了,到了國慶日那天,好不容易補習班放了假,阿德才又和書禹一起到家附近的籃球場打球。

  「阿禹,我跟你說喔,我決定要追稚儀了!」

  阿德把球傳給書禹,順便拋出這句話來炸一炸書禹。

  「追?」雖然對於她那種太過於死心眼的在分數上的態度感到很反感,但不知怎麼搞的,一聽到自己的兄弟要追她,他卻有種更不爽的感覺。

  「嗯,因為她,讓我懂了好多事情,功課也進步了好多,」一題到稚儀,阿德眉開眼笑的說,那種表情洩漏了雖然只認識了短短一個多月,但他是有多麼的愛她,有多麼的珍惜她。「你也不要對她那麼反感了啦,我覺得你是不夠了解她,多了解她一點,你會發現她其實是個很好的女生,而且也不會像你所說的,是那種只會拿分數來衡量一個人的女生。」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書禹不甘願的說:「或許吧!」

  「真的啦!我功課進步那麼多,其實都是她在幫我額外的補習,不然我去補習班也不可能會有那麼大的成效。」阿德拍拍書禹的肩膀,「不然你要不要也來補習?我相信她一定也會很樂意幫助你的。」

  「……再說吧。」

  「就來啦,其實你多了解她一點,你就會知道她只是一個很努力的人,而且我總感覺到她身上背負著很大的壓力,雖然我也不知道那壓力是什麼,但她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人。」

  書禹看著阿德,他絕對百分之百地相信他所說的最後一句。打從一開始她來剛轉來班上時他就這麼覺得了,她絕對不是大家看到的那種人。

  「好吧,我再問問我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