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鈺伶,本名劉子婷,在十八歲沒考上國立大學後就休學沒唸書了,自己開了家Pub來維持生活。但很顯然地這間Pub在一年半前已經開始不能夠滿足妳了,因此妳設計了讓青竹跟赤虎兩個去龍爭虎鬥,拼個你死我活,而妳自己就在旁邊漁翁得利,成立了天影幫。」


  萱萱真的很聰明、很厲害。


  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政府很顯然的對那到原子彈室的門沒輒,總統只好乖乖的依照約定,到了「挑逗」的頂樓來找我談判。


  我冷笑了一聲,「查的挺清楚的嘛!那你應該也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做吧?」


  「那當然,自從那件事發生後的這幾年我們都一直有在密切地觀察妳的動向。妳幫我們減少了有關青竹及赤虎幫的麻煩,而且也沒有什麼太超過的舉動,所以我們才一直爭議隻眼閉一隻眼。要不是對象是妳,妳還以為我們能容忍多久啊?」


  「能容忍多久?」我不屑的哼了一聲,「我看就是因為對象是我,所以你們才會注意到吧!不然只是區區一個新成立的幫派和一家Pub,我不知道這個有什麼值得你們勞師動眾的密切『關心』我呢!」


  「我們已經警告過妳父母了,妳要怪為什麼不去怪他們?把我們的話當成耳邊風,怎麼講都講不聽,就是一意孤行的要把事實的真相揭露出來卻不管結果會變成怎樣?」


  「……」


  「見好就收吧!我可以假裝沒有發生過這件事,甚至在總統府裏安排個工作給妳,我一點都不會介意的。」


  「你不介意……你當然不會介意啊!誰會介意自己所犯的錯誤不被去計較了呢?」我頓了頓,「快二十年了,要不是你們政府當初為了秘密研究核子彈和其他炸彈,在南投車攏埔斷層那裡建立了一個地底秘密研究中心,然後不慎在九月二十一號發生了一起『小』爆炸,但卻不願意承擔責任,把這一切都歸為地震所害,我爸媽也不會想去舉發你們,我更不會失去他們。」


  「我還沒講妳嘞,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為什麼故意要找現任國防部長來讓他帶妳進去。我相信依照妳的本領,大可直接大大方方的走進去,卻硬是要把它拖下水,因為他就是當年帶領秘密研究院的院長。」


  「唷,你知道呀!」我眼睛瞠大,卻又一臉笑意的看著總統,「不錯呀!蠻聰明的。」


  我轉頭,發現了才剛踏進來的藤浩,「你終於來了,我一直在等你呢!你想知道我為什麼變這麼多的原因,就是這幫人害的。」我用左手,朝著總統的方向指了過去,而他只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微笑拿出一個遙控裝置,故意在總統面前搖來搖去,「好戲現在才要開始,你就在這裡慢慢看吧!我雖然定時炸彈是設置在七點,可是現在只要我想,我能夠馬上讓炸彈爆炸,讓全台灣夷為平地。」


  我轉頭看向總統,做了一個很苦惱的表情,「啊──好討厭呢!你說,我到底是該讓你們痛快的了結生命呢,還是反正都要死了就大家一起玩玩吧?」


  「妳不要太過分,這樣輕視生命,玩弄人家的命運好玩嗎?」總統的臉,明顯的轉為憤怒。


  「當初也是你們政府自己敎會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用太注重人家的生命。只因為怕晶片外流而洩露了自己二十幾年前所做錯的一個決定,要成立個秘密原子彈研究中心,就下令讓飛機失事,把我父母跟其他無辜的乘客給殺害死了。請問妳,這種行為,跟我現在的行為有什麼不一樣?你們可有想過我們被害家屬的心情嗎?你們可知道我妹被你們害的多慘嗎?偶然知道了事實,卻因為受不了這醜陋的真相而自殺。這幾年來我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你們可知道這些事情嗎?」我憤怒的對總統咆嘯,眼淚不受控制的狂奔了出來。


  此時,總統的手機響起,趁他在接電話的同時,我轉頭向那兩個記者說:「剛剛我們的對話你們都聽到了吧?揭發事情的真相不就是你們記者該做的事情嗎?趕快回去寫一寫,這個一定能上明天早上的頭條。」


  「等一下。」不知何時的,總統已經把電話掛上了,「妳說我們把人的生命當兒戲來看待,我想有些事情我想應該要跟妳講一下,那架飛機上其實只有他們兩個乘客,其他死亡名單都只是我們捏造出來的,連開飛機的都是專業的空軍,他也平安的逃了出那架爆炸的飛機。至於我們為什麼一定要置妳父母於死地,不能說我們是理直氣壯的讓這件事發生,可是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了國家好,說出了事情的真相只會讓大家不相信政府,搞的每個人都人心惶惶,讓台灣政府瓦解,這樣做對誰都沒有好處,可是妳父母卻仍舊堅持著要把這一切真像公諸於世,完全不管後果會怎樣。」


  聽到了總統這樣說,我激動的衝了過去揪住了他的衣領,「所以這樣就可以把他們的性命奪走嗎?說什麼為了台灣人民好,我看這只是為了你們好!不想去承擔這個罪名,所以索性讓它沉沉睡去。什麼叫做為了大家好?根本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傢伙!」


  被我揪住衣領以後,總統沒有任何舉動,只是淡淡的說:「炸彈已經找到了。」


  我驚訝地抬起頭來望著他,不能相信萱萱被打敗了。


  「的確,妳的朋友駭客很強,我們沒辦法跟她鬥,所以只是找出了她所在的位置強行逼她開門而已。」


  「……」


  「夠了吧?我知道妳也不是真心想讓炸彈爆炸,不然不會請兩個記者來讓他們來寫明天的頭條。現在見好就收,我依舊可以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甚至連妳的朋友都能放過。」


  我一聽到萱萱,就立刻像刺蝟一樣反問:「你現在是在威脅我嗎?」


  不等他回答,我又道:「好,這是你自己說的,我可以見好就收,如果你能放過萱萱的話,她還有弟弟需要她,但是我,不可能這樣就算了──」總統本來,在聽到我的話後鬆了一口氣,但又在我說出最後那一句話之後頓時警戒了起來。


  「藤浩,你試著跟萱萱一起過一輩子吧!我看的出來她很喜歡你,只是礙在我的存在所以她從來沒說出口。我在你辦公桌抽屜裡已經放了我存摺和一些過戶的文件,就拿去用吧!」我盯著總統,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你以為人心有那麼好被撫平嗎?要我不去計較,可以,那只有一條路,就是我死了。我要你好好看著,永遠記得今天晚上你所看到的事,一輩子都無法得到安寧。」


  我轉身,向後走了兩步,爬上了欄杆,奮力往下一跳。奇蹟似的,那些已經被我忘記的兒時記憶,和那些天真的回憶,從前的時間像是一部電影一樣的在我腦中走馬看花地閃過。


  門前的大樹長新芽,樹上的小鳥唱不停呀,我的洋娃娃已長大,風箏在天邊不在害怕。王心凌的「飛吧」這首歌也在我腦海中響起,我彷彿看到了從前暑假爸媽都會帶我們兩姐妹去住一個禮拜的小別墅。


  在著地的前一秒,我看到了以前好青澀的我們所有人,然後「碰」地一聲巨響,我全身上下的疼痛以排山倒海而來,但腦子卻清醒的看到了慈祥的爸媽和可愛的妹妹在對自己招手,接著我眼皮越來越重,好像在跟自己說沒事了,從今天開始妳將能解脫,永遠遠離這一切,不在每天懷著恐懼和憤怒入睡,就失去知覺了…….

 


《尾聲》


  三年後。


  「請問藤浩醫生在嗎?」藤浩婦產科一大清早的,在所有人正在準備上班時,突然有個不速之客,一進醫院也不管人家是否已經開始營業,就開始在那邊大呼小叫的找藤浩醫生。


  「先生,請問您是哪位?如果是病患家屬的話請稍等一下喔,我們馬上就要開始營業了。」一位眉清目秀的護士走了過來,好聲好氣的請那位不速之客先在旁邊坐著等醫生來,沒想到他卻不聽護士的話,一直嚷嚷著要找醫生,甚至企圖要闖進醫生辦公室。


  「萱萱,怎麼了?」藤浩一走進來,發現大廳一片混亂,便問剛剛那位眉清目秀的護士。


  「有一個人堅持要找你,跟他說了等一下,可是他怎麼說都說不聽,而且情緒還越來越激動。」


  「大家借過一下。」藤浩聽完以後,便越過大家,看到了被幾個男護士和實習醫生架住的男人。「學、學長?」


  「藤浩,拜託你了,我知道你現在是一個很有名的婦產科醫生,拜託你一定要救救我老婆和小孩!」那男人看到來者是藤浩,馬上將其他人的手甩掉跪了下來,「我和老婆結婚了快十年,我知道她一直想要有個小孩,可惜事與願違,好不容易到現在她懷孕了,卻沒辦法保住孩子。我拜託你一定要救救他們!」


  「這個嘛……」藤浩聽完了以後,陷入了掙扎。醫生就救病人是他們的使命,可是他們也是人,總會有一些不能救,或是不想救的人。


  「你會救他們的吧?你會吧?」男人看到藤浩沒有多說話,陷入了恐慌,爬了過去將他的腳給抱住。


  「如果,我說不要呢?」藤浩似笑非笑,丟了個問題回去反問他。


  「為什麼?」男人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所聽到的事實。


  「還敢問為什麼,」藤浩不屑的哼了聲,「你應該不知道婷死了吧?」


  「她……死了?」


  「對,就是被你也參予的那件事情給害死了。自從你的背叛以後,她整個人完全都變了,到最後鬱鬱而終。我也要讓你嚐嚐從看著到失去最重要的人卻什麼事也無法做的那種痛苦。」藤浩冷酷的說。


  「你不能這樣公報私仇啊!你是醫生吧?醫生的使命不是救要要救人嗎?不管病患是誰。」男人絕望的哀號。


  「但是我們醫生也是人,也是會有感情的。」藤浩把那男人踢開,「你請回吧,我只是不收他們,並沒有去阻止你們找其他醫生。」


  語畢,藤浩完全不理會現場人的那些閒言閒語,頭也不回的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他不在意這樣的舉動到底會讓他名聲變的怎樣,反正一切都不重要了。


  婷,其實妳從一開始就打算要自殺了對不對?


  「扣扣。」萱萱開了門走進來,「這樣真的好嗎?」


  「無所謂了,我想遠離這一切。」


  「你的意思是……?」萱萱偏頭,心中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藤浩看到了她的表情,笑了出來,「沒有要去做傻事啦!」接著,他從辦公桌的抽屜拿出了一個紅色絨毛的小盒子,走到萱萱面前,將盒子打開,「我想要到歐洲的一個小國家生活,妳願意帶著妳弟弟,讓我們三個人一起去過沒有人打擾的生活嗎?」


  萱萱有些驚喜的看著藤浩,眼中閃爍著如星星般的淚光,「我願意。」


---------------------------------


喔喔喔我終於寫好了(歡呼)

其實本來我想寫的不是這種反派而是跟大家一樣黑道之類的反派,但因為看了三浦春馬演的Bloody Monday第二部第一集,我突然有種想看三浦變成反派的感覺而不是只是在邦政府做事,因次就轉型成這種要科幻不科幻,根本不知道該把它歸成哪一類的小說(笑)。

製造炸彈那邊可能在有些人眼裡看起來很馬虎,我本來也想寫一些細節的,可是後來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有可能會造成犯罪,所以還是算了,不要跟自己過不去好了,因此就變成很爛的版本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