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妳說書禹當時救了妳,而且抱著妳說一切都沒事了,還說他會保護妳的?」

  「噓,小聲一點啦!」稚儀紅著臉,急忙把眼前又跳又叫的女人拉了回來,「講大麼大聲是怕沒有人知道喔!」

  「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吃飯時間根本沒有人會來這裡,再說,要不是礙在妳的關係,我還真想讓全世界都知道順便看看薇薇的表情,一定很經典。」霸王花說著說著,不自覺地揚起了嘴角。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阿豹,我根本沒有惹到他,他幹嘛突然間這樣對我?」

  「嗯──」霸王花想了想,「我是聽說過一個傳聞啦,只是聽說啦──」 

  「嗯,什麼傳聞?」

  「聽說阿豹想追薇薇。」

  「什麼?他們兩個怎麼會扯上關係?」稚儀一驚,因為這學校知道薇薇真面目的人很少,大家都認為薇薇是個一點心機都沒有,單純不做作的小女生,而她自己也很小心的不讓自己的行為曝光,更不要說她會和這種同學眼中所謂的混混認識了。

  「我也不知道啦,只是聽說,他們兩個在學校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認識的樣子,但是妳剛剛講說阿豹有提到薇薇,所以我才會這樣猜。」

  「可是既然他想追薇薇,為什麼又要幫薇薇來對付我?這樣他不就只能拱手把薇薇讓給書禹了?」

  「這點也就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啊──」霸王花懊惱的抓了抓頭又跺了跺腳,「啊不管了,吃飯皇帝大,先吃飯吧。」

  「喔。」稚儀拿了便當出來,正要打開時突然聽到有人在叫她,她轉頭看到了書禹快步的走了過來,而他身後跟著一個臉臭到不行的女生。

  「稚儀,原來妳在這,我到處都找不到妳。」

  「你──」不給稚儀說話的機會,薇薇硬生生的打斷了:「書禹,原來你是要來這裡,我剛剛問你你幹嘛都不回答我!」

  書禹稍微撥開了薇薇緊抓不放的雙手,「沒有啊,就想說妳跟霸王花好像不是那麼對盤,我覺得稚儀一定會跟霸王花在一起,所以才不想說。」

  一聽到書禹這麼說,薇薇眼睛一亮,雙眼瞇成了彎彎小橋,「所以你是在替我著想囉?我好高興喔!」

  「呃──」

  「喂!妳耍花痴也拜託有個限度好嗎?而且不要再我們面前耍,看多了會讓人智商下降。」霸王花看不下去薇薇那付花痴樣,忍不住嗆了出來。

  「妳……」薇薇氣到說不出話來,所幸轉頭繼續往書禹進攻,嗲聲嗲氣的說:「書禹,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啊?我們回不好不好,不要理這兩個討厭鬼啦。」

  「什麼兩個討厭鬼?」原本不太根薇薇鬥的稚儀一出聲,所有人馬上驚訝的望向了她,「曾薇安妳好歹也稍微要知道什麼叫做適可而止吧!妳到底還要騷擾我到什麼時候妳才甘願要停止?」

  薇薇目光一冷,「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是吧?」稚儀不屑的哼了一聲,「那就讓我來告訴妳我在說什麼,我在說的是那些在餐廳我跟別人的裸照,我說的是阿豹那天晚上對我的企圖,我說的是妳因為想要──」

  稚儀還來不及說完,薇薇就抱頭尖叫了一聲:「為什麼妳所有的矛頭都要指向我?妳有證據說這是我做的嗎?我可以告妳毀謗妳知不知道!」

  「有種妳就去告告看啊!」面對著薇薇的大小聲,稚儀也不甘示弱地大聲了起來。

  「妳以為我不敢嗎?我──」

  「夠了!」突如其來的大吼,讓三個女生瞬間安靜了下來,「妳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啊?稚儀,妳今天怎麼會這樣,妳為什麼要說是薇薇做的事?」

  「書禹──」一聽到書禹是在為自己說話,薇薇立刻往他胸膛鑽了過去,淚眼婆娑道:「書禹你也看到了,黃稚儀那個女人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一直污賴我。」

  「稚儀,妳今天是怎麼搞的?為什麼要這樣隨便說是薇薇做的呢?」書禹既沒把薇薇推開,也沒有擁住薇薇,只是皺了皺眉道:「我是不知道霸王花和她之間有什麼誤會,但那也都是她們倆人之間的事情,好歹妳跟薇薇也算是朋友吧?為什麼妳不但不幫她們找出和好的辦法,還要這樣跟霸王花一起數落薇薇呢?」

  「我、我、我……」稚儀書禹這麼一吼給嚇到了,我了半天都講不出一個所以然,最後急的哭了出來,「你根本搞不清楚事情的原因就不要在那邊插嘴!」

  「那個書禹,你不要也被那個女人給騙了啦!不要看她外表柔柔弱弱的,其實她心地真的很邪惡,稚儀她根本什麼事都沒有做,全部都是那個女人安排的。」霸王花見那兩人吵的一發不可收拾,她趕緊跳出來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妳們有證據嗎?」

  「證據是還沒有──」

  「那就對了啊!在還沒有證據之前,怎麼可以這樣隨便說人家?我知道妳很討厭薇薇,但是妳沒有必要也慫恿稚儀一起去討厭她吧?!現在還想讓她冠上沒有做過的罪名。」

  「這是我說的,又不是霸王花說的,而且你現在還不是一樣,給霸王花冠上她沒有做過的罪名!」她不懂,為什麼書禹會突然站到薇薇那邊去?昨天不是才說會保護她的嗎?

  看著歇斯底里的稚儀,有那麼一瞬間薇薇揚起了一抹微笑,但她很快就收起了那一抹笑容,又換成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拉拉書禹的衣角,「書禹,好多人都在看,我們先走吧!」

  書禹愣愣的轉頭看向薇薇,似乎現在才發覺有她這一號人物似的,「喔,」他又轉頭看像稚儀,「我覺得今天的妳跟平常的妳很不一樣,我第一次發現妳原來也是能變成那麼不講道理的人。」

  看著薇薇小小步地跟在書禹身後離去,稚儀吸了一口氣搥了桌子一拳,霸王花連忙跑過去安慰稚儀,「稚儀乖,不要哭了好不好?我等等在去幫妳和他解釋清楚,不要哭了啦,看妳哭我也好想哭──」

  話說到這裡,霸王花也哽咽了起來,突然也跟著嚎啕大哭了起來,「都是我害你跟書禹吵架的,對不起對不起!我現在就去幫妳和他說清楚,妳不要再哭了啦。」

  「不要,」稚儀伸出了一枝手擋住了霸王花的去路,霸王花疑惑的轉頭看著她,「不要,誰稀罕,他憑什麼這樣隨便罵我?是不是因為薇薇比較重要?如果是的話我也不要了,他看上薇薇眼光那麼爛,我才不要這樣對他低聲下氣!而且我才不會喜歡一個這麼沒有品味的人!」

  「可是稚儀──」

  「沒有可是!」稚儀惱怒的爆吼了一聲,覺得自己真是又羞又辱,「從此以後不要再跟我提到他了,一個字都不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