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19bb94affcfdf4906f7070d990c34.jpg 2cfb3028b0d7eb636aece79293ed9d35.jpg 

 

  蝴蝶呀蝴蝶,我能相信你嗎?相信你能帶我逃離這個城市、這個黑色的世界。


  或許一個人對你小小彩色的翅膀來說負荷實在是太大,但是我也沒辦法,你已經是我唯一的希望,唯一能我逃離這個上有黑色枷鎖的世界了。


  打從我一出生開始,我的世界就只看的到那藍色的窗戶,我的地面就只是那咖啡色的窗台,而窗外五彩繽紛的一切,地上人們的腳印,都是我不曾看過的夢想。


  像是站在碼頭上卻無法往那無邊無際的大海走去;不管身上再怎麼的光鮮亮麗,那也終究只是個把我困住,讓我無法展翅高飛的一個籠子罷了。


  腳要伸直,手要抬高,臉上要保持著笑容,不管你現在是多麼的累、多麼的想休息。


  「Emma,妳現在在做什麼動作?」


  一道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當我回過神,發現音樂已經停了,「我?Attitude啊!」


  「妳自己看看妳那叫什麼Attitude?」我望向旁邊的那一大面鏡子,鏡中的我看起來十分的狼狽。「腳那麼低還敢說是Attitude啊?而且妳看妳,腳要彎不彎,要直又不直的,妳到底在跳哪門子的芭蕾舞啊?給我到旁邊去練習,從Plié 開始。」


  「是。」斂下眼瞼,我盡量不去看其她女孩們冷嘲熱諷的嘴臉,乖乖地到一旁的把練習著基本的動作。


  我真的搞不懂,爸媽明明知道我不像大姊還有二姊還有他們自己那樣來的有天分,他們為什麼一定還要這樣逼我?逼我學這些我永遠也學不來的東西,害我在這裡一直在這裡受苦受氣。


  「Emma,」下課後,我好不容易達到讓老師放我走的標準,沒想到一岀教室門口就碰到了Breanna 一群人。她們明明可以早點回家,幹嘛又要特意的等我?分明就是故意的!「妳真的是姓Obrigewitch嗎?根本就不像嘛!Obrigewitch家的人怎麼可能跳舞跳的那麼爛?妳該不會是妳爸媽他們不曉得在那裡撿來的小孩吧?」


  忍住,要忍住!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繞過她們走進更衣室。我看,今天以後我日子又要難過了。因為不管再怎樣的換舞蹈教室,我是Obrigewitch家的人但是不會跳舞,這是個永遠都不會變的事實。



  換過衣服,走出了大樓,外面天空烏雲密佈,看起來像是隨時將要下起大雨,而司機早已在樓下等候著。


  一回到家,我連包包都還來不及放下,就被爸爸給叫了過去,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了他的面前,「聽說,妳今天又被老師罵啦?」


  「嗯......


  「怎麼會這樣呢?」爸皺了皺眉頭,「去換衣服,哪裡不會我教妳。」


  「我可以先吃一點東西嗎?我肚子好餓。」


  「晚一點再吃,妳應該知道身材是我們舞者很重要的一部分吧?」


  「嗯,我知道......」我拖著沉重的步伐走進了廁所,腳上像是被綁了鉛塊似的,這樣的我又能怎樣把舞練好?


  腳根本就連抬都抬不起來。


  想哭,但卻一點都哭不出來......



  「Honey,從現在開始不要去舞蹈教室了吧!我幫妳另外找了個老師,妳就先在家裡自己練習吧!跟妳爸討論過了,這樣下去好像也沒什麼辦法,換一個方法試試看說不定對妳比較好。」一個月後,媽媽突然像是通靈般的知道了我的心情似的,在某個早晨帶了個位很年輕的女老師這樣對我說了這麼一句,「這位是Mrs. Paquette,從現在開始她會負責在家裡教妳,一直到能趕上大家的進度為止。」


  等到媽媽出了門,Mrs. Paquette看了看依舊睡眼惺忪的我,柔柔地一笑,「Emma對吧?叫我Christina就好了,還沒睡醒嗎?」


  「嗯......


  「的確,現在時間還真的有點早。」她停了下來,看了看手錶,「吃過早餐了嗎?」


  我搖搖頭,「還沒。」


  「那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吧!」


  「咦?」我驚訝的張大了眼,「現在?」


  「不然等妳昏倒的時候嗎?」Christina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不要吃太多就好了,妳沒有吃東西也不會有體力練舞,吃完以後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再開始就好了。」


  「嗯。」看到她俏皮的模樣,我也笑了,不知道幾年以來第一次因為輕鬆的心情而發自內心地笑了。



  吃過東西後我們又休息了半個小時,Christina才叫我去換衣服,並要求我先前面的暖身給她看。


  「Emma,我覺得,我們今天先不要排舞了,」她看完了我做基本把干練習後這樣說道,「妳有很多的基本動作已經不標準了,先練那些,基礎不好,根本不可能要求去做進階的。」


  「Christina......」我看著Christina專心想事情的臉孔,不自覺地就出聲叫了她。


  「嗯?」她疑惑的轉頭看著我。


  「沒、沒,沒事。」


  「妳確定嗎?」她一雙大眼直直地望向我的眼睛,從她的眼睛中我看到了自己無所適從的模樣。「有時候把心裡的話講出來會舒服一點喔。」


  「我......真的能把舞練好嗎?我雖然是姓Obrigewitch,但是我對跳舞,好像真的一點天都沒有......


  她聽了我的話,臉色轉變為凝重,「妳喜歡跳舞嗎?」


  聽到她這句話,我點點頭正想要說些什麼,但隨即又沉默的搖了搖頭。


  我喜歡跳舞嗎?在以前,這個問句似乎是肯定的,但不知何時開始的,我漸漸地開始對跳舞感到厭煩、感到有壓力,甚至開始有不想要上課的念頭。


  「妳先是點頭,接著又搖頭,這個意思是說妳之前喜歡但是現在不喜歡了嗎?」


  「......


  「我覺得,妳給自己壓力太大了。」她若有所思地望著我瞧,一雙眼睛像是要把我看穿似的。


  「或許,妳的筋不是很開,這點是讓妳在學舞的時候很不吃香的地方,但是妳應該也聽過有勤能補拙這句話,舞蹈技巧的好壞並不是靠天分來決定一切的,再怎麼有天分的人都是需要苦練才能把舞練好的。或許妳真的在跳舞方面真的沒有太多的天分,而這點讓出生在這種芭蕾世家的妳備感壓力,所以漸漸的當妳看到了這個事實了以後,開始不停的把壓力加諸在自己身上,心急了後就在基本動作都還沒練好的時候就想要跳到進階的動作,這時問題就漸漸地擴大了。」


  「基本動作都沒做好了,又怎麼能做進階的動作呢?動作做不好,又再一次的讓妳心急,就這樣惡性循環、每況愈下,到了現在妳已經開始想要逃避,完全無法去享受在跳舞時的那種樂趣了。我沒說錯吧?」


  我睜大了雙眼,懷疑媽媽到底是請了個舞蹈老師還是心理醫生來?為什麼她能在跟我相處不到一個小時就把我看的這麼透徹?


  見我一臉疑惑的模樣,她像是知道我的疑問似的,對我微微一笑又眨了眨眼。「其實我媽跟妳媽在同一個舞團裡工作,前幾天她們在聊天時我正好聽到了,然後我就想到我以前也有類似的經驗,所以我就想請妳媽媽讓我來敎妳,或許我有能力幫忙打開妳心中的那個結也不一定!」

 

 

9607ff9924ce017cfaef40803d0bbbdd.jpg

 

  站在昏暗的舞台上,終於圓滿落幕了。


  我重溫著一小時前大家都在鼓掌、獻花的畫面,以及觀眾口中叫著Emma和安可的聲音,心中有股說不出來的感動和孤單,不自覺地回到小時候碰到Christina的那天。


  從那次上課以後我就再也沒見到她了。


  見不到,也沒機會。


  聽媽媽說,那天下午她回家以後,正準備出去跟男朋友碰面,沒想到卻發生了意外,被卡車撞死在路口。


  聽到了這個消息,我很錯愕,她明明就那麼的年輕,是個那麼好的舞者,人生應該還有更多美好的一大段路要走,但卻因為一場莫名奇妙的意外而讓她的生命瞬間燃燒到了盡頭。


  Christina,謝謝妳。是妳把我點醒,讓我的世界不再被侷限在那小小的窗台上,是妳帶著我,給我勇氣走進了浩瀚的宇宙裡。我想如果我這一生中沒有碰到妳的話,我不可能會重新找回跳舞的快樂,更不可能變成這麼成功的芭蕾舞者。


  在天堂的妳不知道過的怎樣?那邊應該不會有人欺負妳吧?大家都說上了天堂會很幸福,希望妳在那邊也真的過的很幸福。


  雖然只見過一次面,但妳卻已經在我心中佔了一塊好大的位子,我真的好想妳,也不希望妳不快樂。



  「Emma,妳怎麼還沒去換衣服?」


  正當我自己一人沉溺在往事中,一道聲音將我從回憶中拔了出來。我轉頭過去,發現了一臉疑問的Lucas。「沒,只是覺得我現在竟然能站在這舞台上,感覺真的很不真實。」


  Lucas對我笑了一笑,摸摸我的頭:「一直以來妳都很努力,站上這個舞台本來就是遲早的事情。不要想那麼多了,趕快去換個衣服吧!我媽媽叫我們今天表演結束以後趕快回家,她要做大餐給我們吃。」


  「嗯,」我開心地點了點頭,「那等我一下喔!」


  離開了舞台,到了更衣室迅速的把我那身舞衣給換了下來。


  Christina,我現在很幸福唷!剛剛那個Lucas就是我現在的男朋友,他跟我在同一個舞團工作,而且也很努力,我們都很享受在自己的舞動人生當中,所以希望妳在天堂也能很幸福唷!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