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呃,稚儀,妳怎麼會跑來啦?」霸王花以輕鬆的語氣說著,但身體卻是動也不動的貼著佈告欄像是在遮什麼東西一樣。

  稚儀隱約地感覺不對勁,緩緩的走了過去,「讓我看一下妳身後有什麼東西。」

  「哎呀,哪有什麼啦,沒事沒事,我們回教室吧,快上課了。」

  稚儀不理會霸王花想把她拉走的企圖,推開了霸王花,接著就看到一個非常令她震驚的事情──「為什麼會有這種照片?」

  「吼唷!唐書禹,你幹嘛把稚儀帶過來啦!」看著稚儀發瘋似的,不停的把牆上的照片撕下來,霸王花生氣的問:「我不是叫你不要跟稚儀講嗎?那你幹嘛又把她帶過來?」

  「抱歉,」書禹淡淡的回,「可是我覺得她應該要知道。」

  「有必要嗎?」霸王花不可置信的盯著書眼前那可惡的男人瞧,「好,就算要給她知道好了,你有必要在這時候帶她來嗎?這裡那麼多人,你叫她以後還有什麼臉見大家?一個女孩子要站在自己裸體和別的裸男上床的照片前,你叫她以後開怎麼在這學校混下去?」

  「所以妳的意思是,這張照片是真的囉?」

  「當然不是!」霸王花簡直是想撞牆,這個唐書禹怎麼這麼白目!「但是照片都在眼前了,現場有誰知道那是不是真的?而且就算大家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對女孩子的殺傷力還是很大啊!」

  「既然不是真的,那就有什麼好怕的?殺傷力再大,也不表示說妳就可以永遠的逃避,不去解決那個問題啊!」書禹巡視了身邊的人一遍,清了清喉嚨大聲地的說:「現在我們照片中的女主角就站在這裡,可不可以請妳解釋一下為什麼會有這種照片被貼在這裡?」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問的吧!我怎麼會知道?!我剛剛一來才發現有這些照片的,而且還有那麼多人圍在這裡──」

  不等稚儀說完話,書禹馬上接口:「我想各位應該都會發現稚儀她自己也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吧!所以說這代表照片一定是有誰惡意中傷她而弄上來的,那請問一下,到底是誰,跟她有那麼大的恩怨,才能夠做這種事出來?」

  稚儀傻傻的望著書禹,一瞬間她突然覺得心裡暖烘烘的,他竟然這麼的相信她,沒有被那些照片給影響。

  「我想,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吧!」在全場安靜不發一語時,一道涼涼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要是稚儀沒有做那種事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那些照片呢?」

  「曾薇安!妳別太過份喔,這照片一定是妳怎麼合成的,不要敢做不敢當。」

  「妳有證據嗎?沒有證據憑什麼說是我做的?敢做不敢當的明明就是妳那個寶貝朋友,敢隨便跟男人上床卻又不敢承認。」

  「妳……」霸王花氣到說不出任何話來。

  「薇薇,我覺得這些照片也有可能是合成的,以現在的科技來說這根本就是小case,而且我相信稚儀不是那種女生。」書禹皺著眉頭,緩緩的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薇薇有些吃驚的看著書禹,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聽到那些話,她一直以為只要塞個汙名到稚儀頭上,讓她不再是那種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書禹就會離她而去!她不發一語,咬著嘴唇,一雙眼直盯著書禹瞧,隨後轉過頭去惡狠狠地瞪了稚儀和霸王花一眼就走了。

  「同學們,可以去上課了,今天的事就當作只是某個同學的惡作劇,趕快回去吧!」書禹看著薇薇離開,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麼生氣,他轉身對大家說出了這些話後,往稚儀的方向走了過去──「妳還好吧?」

  「嗯……

  「我知道今天我找妳來這裡,特別又是在大家都在的時候,妳心裡一定會很不好受,可是,我只是覺得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有關於妳的謠言很多,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希望妳可以趁我還在旁邊,還能保護妳的時候學習如何堅強,我並不是想要給妳難看,懂嗎?」

  書禹看著稚儀的模樣,覺得好心疼,但是最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聽到有關 稚儀負面的傳聞,甚至還聽到學校中有個算大哥級的人物對她很感冒,害他這幾天都吃不好也睡不著,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既不敢告訴稚儀真相因為怕嚇到她,但 也不可能就這樣讓那個一點戒心都沒有的女孩自己晃來晃去,只好每天想盡辦法來空控制住她的行蹤,再想盡辦法的加入她計畫。

  「……

  「稚儀,」書禹嘆了口氣,正要開口繼續說話時,被稚儀硬生生的打斷:「我沒事,你剛剛說最近學校關於我的傳聞很多?」

  「嗯──有不少。」

  「可以跟我說嗎?我一個都沒有聽到。」

  「就,不是很嚴重啦,一些像是妳會搶好朋友的男朋友之類的那種話,我上次已經跟妳講過了吧?!」見稚儀還想要說些什麼,書禹不給她機會直接又說:「好啦,我們走了啦,上課鐘響非常久了。」

  看著書禹擺明了不給她問下去的模樣,稚儀只能自己摸摸鼻子,不甘願的喔了一聲。沒關係,不說就不說,她會聯合霸王花,自己去找到答案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