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霸王花,妳是不是跟林彥霖在交往啊?」

  在霸王花正式的變成彥霖的女朋友的不知道幾天後,終究紙是包不住火的,他們兩個交往的事情被公開了出來。

  「唉唷,不要問了啦!」霸王花紅著臉,急著想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薇薇,這邊這邊!」好不容易重人群中鑽了出來,霸王花看到正好迎面而來的薇薇,急忙的把她拉到了旁邊隱密的地方,「好累喔!」

  「呵呵,是嗎?」薇薇輕輕笑了笑,用著很淡的語氣說著。

  「抱歉喔,這幾天都沒辦法陪妳。」

  「……沒關係啦。」

  察覺了薇薇的異樣,霸王花問:「怎麼了啊?妳怎麼感覺心情很不好?」

  「……妳想太多了。」不給霸王花說話的機會,薇薇一說完那一句話後就轉身往教室走了過去,留下一臉錯愕的霸王花在原地楞楞的看著薇薇走進教室。

 

  「我知道你是霸王花的男朋友,可是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訴你──」大約又過了半個月,這一天放學時霸王花順著彥霖班上同學告訴她的指示來到了學校後門,卻聽到了薇薇的聲音。她假裝自己不在現場,躲在花圃後面繼續觀察他們,「我喜歡你。」

  「……

  「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

  霸王花勉強的把頭轉了過去,逼自己好好的看他們兩個接下來的反應。

  「妳知道我在跟霸王花交往,可是妳還是選擇跟我告白?」

  什麼意思?霸王花一聽到彥霖的話,她楞住了,所以,彥霖早就知道薇薇喜歡他?

  「嗯。」薇薇點了點頭。

  「那,妳應該想的到答案吧?」

  薇薇停了下來,「現在你應該是不會答應我,但是我有絕對的自信可以讓你當我的男朋友。」

  什麼?霸王花腳軟了一下,也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是誰?」彥霖隱約的聽到花圃那裡傳來了有人跌倒的聲音,快步走了過去抓那個偷聽者。「品瑜?」

  霸王花不甘願的伸出了右手,讓彥霖拉她站了起來,「嘿嘿,好巧喔,怎麼會在這裡遇到你們。」

  張品瑜,妳真是夠了,也太會真眼說瞎話了吧!霸王花在心裡咒罵了自己一句,怎麼會說出了一句連白痴都聽的出來妳在騙人的話?!

  「妳,剛剛有聽到我們的對話嗎?」

  噢,她錯了,看著前面那個男孩小心翼翼的模樣,她突然發現那句爛謊言還是有人相信的。「你們剛剛在說什麼啊?」

  「沒、沒,沒事。」

  「是嗎?」霸王花揚起一個笑容,鉤住了彥霖的左手,「那我們回家吧!」

  「喔。」

  「薇薇,我們先走囉,掰掰。」

 

  「嗄──」忽然保健室的大門被打了開來,接著一個男生的聲音響起:「有好一點嗎?」

  「書禹?」

  「唐書禹?」

  稚儀和霸王花看清來者是誰後,鬆了一口氣似的,「書禹你怎麼會跑過來啊?」

  「看妳一直沒有回教室,有點擔心。」

  「現在幾點了?」聽到書禹這麼一說後,稚儀突然意識到她來這裡似乎已經很久了。

  「第一節課才剛結束。」

  「什麼?」現在換成霸王花叫了出來,「完蛋了,我竟然就這樣翹掉了一節課了?!老師有沒有說什麼啊?」

  「沒有,」書禹搖了搖頭,「我跟老師說稚儀不舒服,而妳在保健室陪她。」

  「吼,好險。」霸王花鬆懈了下來,「好啦,妳繼續休息,我先去上課,下次再講。」

  「啊,等等,」看著霸王花已經衝到門邊,稚儀也急著從床上站起來,沒想到她腳卻不小心被棉被慢絆到,差點跌個狗吃屎,「唉唷!」

  「小心一點!」書禹眼明手快地扶起了險些跟地球示愛的稚儀。

  霸王花一轉身,看到了這麼曖昧的畫面,她發自內心的笑了笑,「那,我就先走了,唐書禹,稚儀就拜託你了喔!」

  「呃,」看著霸王花一蹦一跳地跑走了,稚儀連忙站好,「謝謝。」

  「不會。」

  「……」稚儀悄悄地偷看著書禹一下,而書禹也在那轉頭想時悄悄地偷看一下她,稚儀笑了出來,「怎麼我們好像還蠻常有這種狀況發生啊?」

  「好像是──」書禹連話都還未結束,保健室的們又被打開了,這時候就看到兩個女人在那邊拉扯著。

  「妳、妳、妳這女人不要進去打擾人家休息啦!」霸王花努力的想抓住薇薇,把她拖走,自己也喘個半死的說著。

  「哪有,我是稚儀的好朋友,難道進去關心一下也有錯喔?」薇薇邊想要掙脫霸王花的糾纏,邊不甘弱勢的說。

  「都跟妳說現在已經有唐書禹在照顧她了,妳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乖乖回去上課。」

  「我哪知道我能不能信任書禹啊!稚儀可是我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朋友欸,她又不像某人一點都不懂得自己朋友的心情,專門搶人家男朋友。」

  薇薇的話惹的霸王花臉一陣紅一陣白,但她馬上又回:「到底是誰搶人家男朋友都還不知道吼,而且搶一個還不夠現在還要搶第二個。」

  見到薇薇臉色鐵青,霸王花又補了一槍:「其實到底是不是第二個我也不知道啦,誰知道她中間又搶了多少個。」

  「發生什麼事了啊?」書禹愣愣的看著兩個已經打起來的女人,一臉搞不清楚的望向稚儀。

  「誰知道,」稚儀佯裝不知道地聳了聳肩,「我們先回教室吧!」

  「妳不再休息一下?」書禹詫異的問。

  稚儀給了書禹一個白眼,「你覺得我在這邊能夠休息嗎?」

  「好像不太能……

  「那就走吧!」稚儀走出保健室時,還看到霸王花不忘給她一個眼神,叫她快離這戰場越遠越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