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張》 

  自從阿德和稚儀告白以後又過了半個月,在這半個月之內陪稚儀回家的不再是阿德了,反而換成了書禹。

  說真的,其實跟唐書禹一起回家的時間是很快樂的,而且每次跟唐書禹在一起,稚儀總是會不小心的把D先生給忘記了,雖然她總會再跟唐書禹分開以後馬上的想起D先生,然後在事後的對自己生氣,一再地對自己說不能喜歡上別人,但她卻又再隔天見到唐書禹時就把那些忘的一乾二淨。

  就這樣反反覆覆的過了好多天,一直到一個月後音樂課該稚儀表演的那天的前一個晚上,她特定挑了一首楊丞琳的『理想情人』去表演,深怕她真的會把自己的夢想給忘記了。

  稚儀關上了房門,坐在床放靠著窗戶,聽著電腦放出理想情人的旋律,她邊唱邊望著漆黑的天空,一邊想像著她和D先生這天的到來。

  穿上洋裝看著手錶 時間快到心碰碰的跳 和的第一次約會來臨了

  金色的陽光灑滿人行道 換了新唇膏把頭髮弄好 要你看到我的好

  喜歡看你走路充滿自信 說話時候你的專著眼神 

  溫柔的表情笑容裡的天真 我相信找不到有比你更好的人

  你心裡理想情人是幾分 是否也會有我的份

  好想知道你的一百分會給怎樣的人 親愛的你不要在陌生增加我戲份

  我想問親愛的你 把感情升等朋友變成情人

  可不可以告訴我標準 不要讓我一直等

  嗯,沒錯,就是這個樣子。稚儀反覆的聽著理想情人這首歌,邊幻想著自己和D先生出去約會的畫面,唐書禹算什麼,她的心是D先生的! 

  隔天倒數第二節,又到了全班最期待的音樂課,不是因為大家都喜歡音樂,而只是現在國三了只有少數幾堂課是可以拋開升學壓力,純粹只是跟班上同學一起同樂,渡過國中快樂的時光已經不多了,一打鐘大家都已經乖乖的在音樂教室裡坐好了。

  「只是簡簡單單的愛過,我還是我,簡簡單單的傷過,就不算白活,簡簡單單的瘋過,被夢帶走,當故事結束之後,心也喜歡一個人寂寞──」

  看著台下的那個人兒,書禹不懂為什麼當他在唱這首林俊杰的『簡簡單單』時候,稚儀就是不肯去看他,他應該沒有做錯什麼事吧?難道他魅力不夠?

  瞄到台上的那個身影,稚儀慌張的低了下頭來。搞什麼啊!他怎麼可以連唱歌都這麼好聽、這麼有魅力?害她一看到他就好像被吸住了一樣,要不是她硬逼自己趕快低下頭,天知道再這樣看下去她心裡面又會受到什麼影響?!不行不行,D先生D先生!

  當台下掌聲響起時,稚儀疑惑的抬起了頭,發現書禹已經演唱完了正往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幹嘛不看我啊,我一直在看妳耶!都不好好欣賞我的表演。」

  「我有啊!我剛剛有很認真的聽欸,整個陶醉在你的歌聲中了!而且,你幹嘛一直看我啦?」

  「妳沒有,」書禹搖頭,「要不然妳剛怎麼會沒聽到我唱完以後跟妳的告白?」

  「蛤?」

  稚儀帶著一點驚訝和慌張地張大了嘴,書禹很不客氣的笑了出來,很燦爛的那種大笑,稚儀才知道自己被整了!

  「喂!」她不滿的叫了出來,書禹伸手將她頭髮弄亂,「啊!你很煩欸!」

  看著他手忙腳亂的想把臉遮住整理頭髮,書禹笑的更是大聲了,不過他卻也發現在旁邊有一道視線,從頭到晚都一直在看他們兩個的互動。他差點就要克制不了自己了,被剛剛那首歌影響。「該妳了,加油。」

  稚儀上了台,嘴裡沒事的唱著理想情人,但事實上她眼睛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擺!真是感謝唐書禹剛剛的舉動啊,害她現在整個在唱的時候,腦中浮現的不是D先生,而是他們兩個一直以來的相處場景。

  瘋了,真的是瘋了…… 

  「今天大象的表演真的好好笑喔!」放學後在去補習班的路上,稚儀突然拋出了這一句話,說完以後又好像看到音樂課大象表演的影像一樣的笑了出來。

  「真的,超白癡的!」書禹一聽到稚儀這麼說,馬上也想到音樂課的情景,也笑了出來。

  「阿德,你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啊?怎麼你心情不太好。」稚儀笑累了,突然發現今天怎麼好像怪怪的,平常那個又吵又鬧的阿德怎麼今天完全悶不吭聲的跟著他們走?

  「蛤?沒,沒有啦,」原本正在生悶氣的阿德,一聽到稚儀這麼說以後,馬上搖手否認著。

  書禹看了阿德一眼,其實他多多少少大概也能猜到阿德的心情不好是跟他有關吧!因為這一個月以來,稚儀和他講話的次數明顯的變多了,相對之下跟阿德講話的次數也就少了不少,但是這並不能怪他啊!他跟稚儀本來就沒有什麼,兩人之間是清清白白的。不過話又說回來,好歹阿德也是他的死黨,還是應該跟她保持一點距離才是。

  鬆了一口氣,稚儀像是沒有感受到另外兩外男士之間不尋常的氣氛一樣,「那就好,有什麼事情要說出來喔!我是一個很好的聽眾的。」

  「嗯,我知道。」

  他們三個繼續往補習班前進,只是誰都沒想到當他們兩個上了樓,前腳踩進了補習班,連後腳都還來不及踩進去之前,就有個人影衝了出來,「稚儀!」

  定神一看,「薇薇?妳怎麼也在這裡?」

  「我從今以後也要在這裡補習,」薇薇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然後我剛剛看到名單上有妳的名字,還很懷疑到底是不是妳,一直看到你也進來了,才發現原來那真的是妳!也在這裡」

  虛偽,真是虛偽!阿德不屑看著曾薇安的笑容,最好是她會不知道啦,明明前幾天才把他叫了過去問他們幾個在哪裡補習,幾點哪班哪個老師都問的清清楚楚的,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算了,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她是衝著書禹來的,也好,反正她來拆開他們兩個也不錯,他也樂的清閒。

  「這樣喔!」稚儀愣愣的點了點頭,怎麼會這樣啦?白天跟那群討厭鬼相處還不夠,現在晚上又來了這一個,補習班明明就有那麼多間,沒事挑到這間幹嘛啦?

  不對,因為唐書禹也在這間。完蛋了,這下子真的要下大亂了。不過還有一點比較幸運,好險來的人只有薇薇沒有正琪,不然她一定要換補習班,不計任何代價! 

  晚上十點半,之前的三人行今天多了一個人站在分岔路口,看著都沒有人想開口,書禹懶洋洋的出了聲,「我們先走了。」

  「那,我們先走了。」稚儀一聽到書禹這麼說以後,連忙開口,這氣氛真的是僵到不行,害她也莫名奇妙的僵了起來。最近是怎樣,大家的個性都變的這麼乾?

  「你們一起走喔?」薇薇見他們兩個要準備走了,出了聲問。

  「要不然嘞?」書禹奇怪的看了薇薇一眼,「我們家住附近啊!」

  「可是阿德不是喜歡稚儀嗎?這樣為了你好朋友的幸福著想,你應該要讓他們兩個有多一點的獨處空間啊!」

  這傢伙還真不是普通的可惡!一聽到薇薇這麼說以後,阿德馬上在心裡罵了一句,就不要說妳不喜歡書禹!

  「現在都要基測了,不是什麼適合談戀愛的時刻,稚儀也這麼覺得,也正是因為阿德是我的好朋友,我才會負起送稚儀回家的責任,這樣有什麼問題嗎?」

  聽完書禹的答案後,稚儀簡直是崇拜書與崇拜的要死!他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就事論事的把這個問題輕鬆的化解了,她以前真的都太小看他了!

  「是嗎?」薇薇聽了書禹的回答,不但沒有失望,還笑了一聲,「那好吧,我家也是往那個方向的,你就當作日行一善,順便把稚儀最好的朋友我也送回家吧!」

  「那我跟稚儀先送妳回家,因為我們兩個家比較近,這樣可以嗎?」一聽完薇薇的話讓三個人都愣住了,書禹第一個回過神來,跟薇薇這麼說,最後問了稚儀這樣她會不會太晚回家。

  「沒關係啦,晚個幾分鐘而已還好。」

  「那阿德,你就自己回家囉,小心一點。」

  「嗯。」看著他們三個一起離去,阿德悄悄地揚起了一個笑容,現在好像越來越有意思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風
  • 快!
    在出下一張
    很有趣阿~!
  • >///<
    謝謝喔!!
    最好的生日禮物哈哈:D

    楓兒 於 2010/06/21 07:13 回覆

  • jacqueline4
  • 很可愛的故事喔^^
    不知不覺就從第一篇看到這裡了
  • 謝謝喔!!"哥哥"
    哈哈不要打我>"<

    楓兒 於 2010/06/25 10:44 回覆

  • 風
  • 喔喔!
    你生日啊!
    生日快樂喔!
  • 呵呵謝謝啦~
    不過生日不快樂阿生病好難過= ="
    (謎:現在又不是妳生日= =!!)

    楓兒 於 2010/06/25 10:46 回覆

  • emily602
  • 曾薇安啊...神經病一個...
  • 哈哈 別氣別氣~
    至少在還不到生氣的時候(?)

    楓兒 於 2010/07/25 09:18 回覆

  • emily602
  • 咦?還不到生氣的時候喔?
    完了,那真的到生氣的時候我應該會想直接砸電腦吧.....
  • 呃...電腦很貴的>"<
    不過真的能讓你這麼生氣的話就好了(喂)
    沒有啦~只是因為我真的不太會寫那種心機的角色...
    不知道怎麼寫才是真的那種"很心機"的感覺
    所以我覺得我那邊寫的梗蠻爛的>"<

    楓兒 於 2010/07/25 13:07 回覆

  • 力丹
  • 抓錯字... ...

    [妳沒有]書與搖搖頭... ...

    歡迎回抓(被毆飛~~~)

    XD
  • 謝謝指正^^歡迎下次再來~哈
    (書禹:這什麼爛作者?連男主角名字都可以打錯ˋˊ)

    楓兒 於 2010/08/12 2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