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晚上十點半,一夥人又把補習班大門給堵住了。書禹、阿德還有稚儀三人好不容 易擠出了人群,走到了十字路口。

  稚儀看了看手錶,「今天怎麼這麼擠啊!大家都賭在門口是怎樣?」

  「所以就趕快回家吧!回家了回家了!」

  這傢伙是喝了酒喔?!書禹盯著阿德那張微紅的臉看了一會兒,緩緩的出聲道: 「嗯。」

  「那,我們先走囉。」大概是連稚儀都發現了吧,她也疑惑的看了阿德一眼, 「你還好吧?」

  「我?我怎麼了?」

  「沒事,」稚儀搖了搖頭,轉頭又和書禹說:「掰掰,明天見!」 

  「稚儀…..

  「嗯?」聽到阿德的聲音,稚儀睜大了眼回頭望向他,看到依舊滿臉通紅的他, 「你真的ok嗎?要不要今天就讓我先送你回家好了?」

  「不用不用,我沒事。」開玩笑,雖然說他馬上就要把自己的謊言給拆穿了,但 也不能現在讓她知道他家根本就是完全反方向啊!

  「不行啦!每天都是你送我,今天換我送你了啦!」稚儀邊說邊舉起她的雙手往 自己和阿德的額頭摸去,阿德心跳值破兩百,趕快抓住了她的手以免自己做出什麼越軌的舉動。

  「我真的沒事啦!不過我有話想跟妳說。」

  「什麼事?」

  阿德用力的深呼吸了幾次,感覺有點緊張,害的稚儀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眼前 的這個男生到底是要說什麼重要的事。

  阿德做了最後一次的深呼吸,「我喜歡妳!」

  「咦?」

  「其實我家跟妳家完全反方向,反而是書禹才住這個方向,但是我真的很喜歡 妳,我想陪妳回家因為我不放心,但是我又怕妳拒絕我才會這樣說的。」

  「怎麼會?你在開玩笑吧!」

  「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好像不是,又好像是──」

  看著稚儀那種欲言又止,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模樣,阿德嘆了口氣,「我不是在開 玩笑,我是真的很喜歡妳,不過看來妳是不喜歡我的。」

  「對不起,我真的也很喜歡你,只是,這只是朋友的喜歡,不是情人的……」稚儀 說著說著便低下了頭釘著自己的鞋子看。

  聽到稚儀親口這麼說,雖然阿德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也不免沮喪了起來。他安 靜了幾分鐘,眼睛也是盯著自己的鞋子看,然後他抬起頭,揚起了一個不是很成功的笑容,「沒關係,既使妳現在沒辦法接受我, 我也會想辦法讓妳接受的──」見稚儀還想再說些什麼,但阿德不給她機會接了下一句:「好啦,妳家到了,時間不早了,趕快進去休息吧! 我先走了,明天見,掰掰!」

  話一落,阿德也不管稚儀是否能聽的進去,便轉身大步的往返方向走去,留 下腦筋依舊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的稚儀站在她家大門口。 

  隔天的十點半,補習班大門和往常一樣的被一堆學生給塞滿了,書禹、阿德和稚 儀三人也像往常一樣努力的穿越人群,走到了十字路口。

  「從今天開始我也是要往這個方向走的,因為我搬家了。」

  一到了十字路口,書禹不等任何人開口便說出了這句讓另外兩個人都傻眼的一句 話。

  「蛤?你不是本來就住這個方向的嗎?」

  「咦?」聽到稚儀的問題,這下子換書禹搞不清楚狀況了,他狐疑的轉向阿德, 指了指稚儀,「她怎麼會知道?」

  「書禹,謝了,真不愧是我兄弟,不過我已經跟她把一切都說出來了,今 天起可能就要麻煩好好幫我安全地送她回家。」阿德苦笑了一聲,接著又說:「好吧,我也該走了,我媽應該會很驚訝我今天那麼早就到家 了。」

  「阿德該不會跟妳告白,但妳卻拒絕他了吧?」書禹看著阿德越走越遠,他轉頭 問了問稚儀。

  「嗯……

  書禹嘆了口氣,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替阿德難過,「其實阿德人很好,對自己喜 歡的女孩子更是好,跟他在一起應該會很幸福。」

  「我知道……」但是我已經有D先生了。稚儀默默的在心中接了 下一句話。

  不知道為什麼的,每次當她想到D先生的時候,腦中不自覺的就會把唐書禹的臉 和他比較了起來,而且不管怎麼比較,唐書禹永遠都好像還贏過D先生一點點,畢竟她對D先生的印象還停留在幼稚園的那個小孩子中……

  搞什麼啊!她喜歡的是D先生,是D先生!她怎麼可以這樣見異思遷?「可是我 對他真的只是朋友的感情,不是情人的。」

  「好吧,不講這個了,我們換別的話題,」書禹看稚儀似乎不怎麼想在這個話題 上多逗留,貼心的開啟了另一個話題:「音樂的的才藝表演,妳要做什麼啊?」

  「不知道耶,唱歌吧!國三了,只有唱歌不用花太多時間準備。你呢?」

  「應該也是唱歌吧!妳要唱哪首?」

  「我還沒決定欸,我是倒數第三個表演的。」稚儀歪頭想了想,又問:「你是第 幾個表演的?」

  「我沒有那麼後面啦,但也只是早妳一個而已。」書禹俏皮地伸出食指,在稚儀 面前比了『一』的手勢。

  「那你決定要唱哪首了嗎?」

  「呃……」書禹努力了想了老半天,「也還沒有。」

  「是嗎,」稚儀笑了笑,「也無所謂啦,反正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至少三個禮拜後 才輪的到我們。」

  他們兩個又像之前寒假那時碰到一樣,源源不絕的聊了其它好多的話題,他 們兩個也交換了彼此的手機和即時通,一直到了稚儀家樓下,「我家到了,謝謝你送我回家,其實你可以不用的,我可以自己回家。」

  「你家住這?」書禹看到稚儀家驚訝的問了出來。

  「嗯。」稚儀不明白的看著書禹。

  「這樣我也不算送妳回家了,因為我家就住在妳家隔壁幾棟而已。」書禹舉起右 手往稚儀家隔壁四棟的房子指去,「不過就算妳住別的地方我也是會送妳回去的,算是幫阿德送妳囉。」

  書禹把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因為我也會擔心』硬是吞回了肚子,說出了他只是 照著阿德的意思去做。

  「你跟阿德的感情好像很好?」

  「嗯,我認識他已經認識好久了。」所以他想的很清楚了,雖然他比阿德早好幾 年喜歡稚儀,但還是他不可能跟他搶稚儀的。

  「是嗎?」稚儀看著眼前的男孩,突然有感而發了起來,「其實有時候還蠻羨慕 你們的,阿德他也很重視你,他送我回家的時候一天到晚都在說你怎樣你怎樣的,雖然他昨天跟我告白了,但是我還是會覺得他其 實是很想跟你出櫃似的。」

  「什麼?」聽了稚儀的話,書禹驚訝地叫了出來,這小妮子好像跟他想像中一 樣,跟表面越來越不一樣了,竟然會講出這種話來。

  「開玩笑的啦!」稚儀見到書禹那吃驚的表情,立刻笑了出來,「其實我只是很 羨慕你有個那麼好的朋友,我也很想要有那種朋友而已。」

  「怎麼會?妳朋友不是蠻多的?」

  「那只是表面而已──」她要的真的不多,她只是想要那種不會和自己朋友耍心 肌的朋友,難道這樣上帝也滿足不了她?

  要不是看到書禹和阿德的友情,讓她相信這世界上還是有如此堅定的友誼存在 著,她還真的會覺得這種友情只是童話故事,看看她自己的過去,一次又一次的被朋友背叛,讓她真的覺的友情實在是個很廉價的 東西。

  「好啦,時間也不早了,你趕快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好早就到學校,真希望明 天是星期六。」不給書禹任何說話的機會,稚儀便結束了這個話題並且催促著書禹快點回家。

  稚儀上了樓,和爸媽哈啦了幾句,洗了澡之後便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為什麼,為什麼她剛剛也不知道是吃錯哪顆藥一樣,竟然會對一個說熟也不是真 的很熟的人吐露心事?好險她剛剛收的快,不然下場會怎樣?

  是因為對方是唐書禹嗎?

  她腦中才浮現出這個念頭,但下一秒馬上又被駁回。

  不會,不是因為對方是唐書禹,一定是因為他們兩個感情太好了,讓她真的很羨 慕,才會因此不小心講出自己內心最深處的話!

  她坐到了書桌前面,打算再和課本奮鬥個一個小時才去睡,但當她打開了課本以 後,卻發現她怎麼樣也專心不了,課本上好像滿滿的都被唐書禹的臉給佔滿似的全部都是他的笑臉。

  真是見鬼了,她沒事去想他幹嘛啦!

  稚儀搖了搖頭,試著再度把精神集中到課本上,她明天早自習還有個國文要考, 她絕對要把那些範圍給看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mily602
  • 很多朋友都只是表面上的而已,尤其是某些女生,心機重到很想拿刀捅她==
    反觀男生的友情堅定單純,超羨慕的~
  • 對阿 我也是這樣覺得
    整個很羨慕男生那種友情阿>"<
    (剛剛突然發現難怪我好像比較好的朋友也是男生居多...= =")

    楓兒 於 2010/07/25 09:17 回覆

  • emily602
  • 我有個同學也是啊~都可以跟男生打打鬧鬧的~
    可是我不擅長跟男生說話,又不喜歡那些心機女,
    導致現在幾乎都沒什麼朋友==
  • (跟男生打打鬧鬧怎麼好像是我一直以來的行為...囧)
    但也是因為跟男生太過哥兒了導致我到現在一直都是處於沒人要的情況啊(淚奔)
    至於朋友嘛...我朋友是不少啦
    但是我真的會去主動一直連絡會想跟他們聊天的到是沒幾個...囧
    只是學校好但是放假就不好了那種很多
    而且以前的朋友也因為距離太遠而變得很生疏了:(

    楓兒 於 2010/07/25 13:04 回覆

  • 力丹
  • 一到十字路口,書禹... ...

    這一段稚儀的問題緊黏在後

    容易搞混發問人

    段落建議分得更清楚比較好喔^^

    嗯,我要讓眼睛休息了
    下次再來補齊
    加油喔^^


  • 啊..那個原本是分開的..但可能因為我copy到網路上的時候不小心又把他們黏在一起了..囧

    謝謝你的指正+犧牲眼睛來看我寫的小說喔!!
    然後...你的單挑趕快放上網路拉!!我要看XD

    楓兒 於 2010/08/10 1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