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放完寒假以後,書禹也到了稚儀和阿德的補習班報到,這不僅僅讓稚儀嚇了一大 跳,連他自己的死黨阿德都覺得十分不可思議,好像太陽要從西邊出來似的。當補習班中間休息時,阿德和書禹藉著出去買東西的 名義,留下稚儀溜出了補習班。

  「天啊!我有沒有看錯啊?你怎麼會突然改變心意來補習了?」

  書禹看著自己的好友,猶豫著該不該把寒假碰到稚儀的事情說出來,最後他選擇 了避重就輕的大概把它跟阿德解釋一下,「沒有啦,就,我一直沒機會告訴你,我在寒假的時候有碰到黃稚儀,然後跟她聊了一下,覺得她好 像真的沒有我想的那麼糟糕,所以我決定不要跟我分數過不去。」

  「這樣啊,」阿德笑了笑,「你現在發現了稚儀根本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女孩子 對吧?!」

  嘆口氣,書禹不情願的承認:「嗯……,是不太一樣。」 

  十點半,當補習班宣佈下課後,一夥人都趕緊把桌面上的東西掃到書包,一把抓 起書包就往門衝,只為了能早點回家多賺取那幾分鐘的睡眠。稚儀、書禹、還有阿德三個人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紛紛停了下來,有 點尷尬的互看著。

  稚儀率先打破了尷尬,右手往右邊指了指,「呃,我們要往這裡走,你呢?」

  「你們?」書禹一臉驚訝的特地強調阿德。

  「嗯我們,」阿德對書禹使了個眼色,深怕自己的謊言被拆穿了,接著往自己左 手方向指去,「你不是要往那裡走?」

  接收到了阿德的眼色,書禹有些反應不過來的說:「呃,呃,對,對,我要往那 走。」

  「這樣阿,」稚儀臉上看不出是喜是哀,「那你小心一點喔,掰掰。」

  「嗯,掰掰。」書禹說完阿德和稚儀就往右邊轉往斑馬線走去,書禹呆呆的看著 他們兩個肩並肩的走著,有種不明所以的失落。

  想不到阿德是來真的,明明阿德是和稚儀反方向,而他跟稚儀才是同方向的,現 在竟然會變成這種奇怪的局面,書禹突然之間有種酸酸的感覺在心裡發酵著,不知道是因為看見稚儀和阿德走在一起的畫面,還是 因為被阿德這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拋棄,總之就是心理酸酸的也悶悶的。 

  隨著書禹也來到了補習班,書禹和稚儀也越來越熟了,兩個人下課不再只是冷眼 對看,而會進行一些簡單的對話,有的時候還會因為阿德的加入而三人打成一片,這讓班上同學都目瞪口呆,對於之前書禹跟稚儀 不和的傳聞感到不解。

  「稚儀,」上體育課的時候,稚儀和書禹籃球同對,一起PK阿德到一半時,薇 薇以及那群女生突然叫住了她,她疑惑的停了下來,那群女生便招了招手示意她到樹下找他們一趟。

  「怎麼了?」

  稚儀對著滿臉問號的書禹聳了聳肩,跑了過去,打算了解一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事情,想不到當她一到那邊,那幾個女生還在那邊推來堆去,不但假裝沒聽到她的問題,而且也不乖乖說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啊,好啦,我問就我問嘛!」正琪不悅的盯著自己的好友們一眼,「薇薇要我 問妳怎麼會跟書禹那麼熟啦!」

  「我哪有!」

  「妳明明就很想知道,不要再裝了。」

  「不要跟我說妳不想知道。」

  「我是可知道可不知道,沒有像妳那麼好奇。」

  「唉唷~好啦~妳人最好了啦~」

  稚儀有點傻眼的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她們把她叫來是叫好玩的嗎?

  「不要誤會了,只是他也到我的補習班上課,再加上他跟阿德本來就很好,所以 自然而然的就熟了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啦。」稚儀笑瞇瞇的解釋著,但在心中卻一直默唸:不可以發火,不可以發火!

  「這樣啊,」正琪看了稚儀一眼,回頭又跟薇薇說:「我就跟妳說放心嘛!稚儀 又不像是會搶人家男人的女生,況且她都有阿德了,難道要搞劈腿喔?」

  「嘿嘿……」她抓了抓頭髮,乾笑了兩聲,但在心裡卻想著什 麼叫做放心,什麼叫做她有了阿德?她這樣的舉動擺明了就是要警告她,哪裡叫做放心了?

  她不是不能體會薇薇的心情,而是她們這種態度,實在是很難讓人高興的起來! 而且還一直把她推向阿德,她不是沒有懷疑過阿德的心意,只是他也沒有說,她當然就當成她也只是把她當朋友,為什麼每個人都一定要這 樣?

  這就是她不喜歡跟女生相處的原因,不是因為八卦,她自己也很八卦,不過碰到 這種,心機的要死的女生,她真的一點也不想跟她們有再更進一步的交往! 

  「欸,你到底要瞞到什麼時候啊?你不可能一直瞞我住跟稚儀同方向而你剛好相 反的事實啊!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到家都超晚的,很累耶!」

  算一算時間,現在已經三月底了,距離開學書禹開始去補習班算起,時間又過了 快兩個月了,而這兩個月當中,每天晚上補習班放學後書禹都要為了自己的兄弟而搞到十一點多才能到家,到家以後又要洗澡整理東西搞到很 晚才能睡,他煩都快煩死了!

  不是說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幸福,可是他現在好歹也是國三的考生欸!為什麼就要 讓他這樣做呢?雖然這樣講可能自私了點,但是身為他的朋友,難道阿德就不能多多體諒他的心情嗎?

  「其實我也覺得對你很過意不去,真的很不好意思啦,不過能不能今天晚上再幫 我一次就好?」看著眼前的書禹真的已經快要發瘋了,阿德愧疚的說:「就今天晚上就好。」

  癟了癟嘴,「好啦,我知道了。」

  「為了報答你,我跟你說一件小秘密,」阿德對著書禹擠眉弄眼的,食指又對他 勾了勾,示意書禹將頭再靠近他一點,「你知道嗎,你跟稚儀以前是讀同一所幼稚園耶!」

  「所以嘞?這算什麼報答。」書禹白了阿德一眼。

  「欸拜託,這可是我看在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份上才告訴你的喔!別人想知道都不 能嘞,而且你難道不會有種找到同鄉的感覺嗎?」

  「是是是,」書禹好沒氣的說,「你們怎麼會聊到這個啊?」

  「就我送她回家的時候,經過你們的幼稚園,問她的。」

  「你怎麼會無聊到問人家幼稚園的事情啊?」一聽到這個回答,書禹不可置信的 瞪著阿德。

  「你不覺得知道自己喜歡的女生的過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嗎?你知道──」看 著阿德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自顧自地說著還比手畫腳解釋,書禹看了只覺得這男人一定是網路小說看太多了!

  不過等等!剛剛阿德是說黃稚儀和他唸同一個幼稚園?所以稚儀會不會就像他第 一天看到的感覺一樣其實是筱羽,只是改了名字了?

  天啊,誰可以跟他說這些都是他在作夢,黃稚儀不是從前的那個女生,他 最好的朋友也沒有要追他喜歡的女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