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了寒假後的第五天,書禹也不知道是吃錯什麼藥了,突然心血來潮地跑到書店,想買一本化學的參考書,沒想到當他到了書店後,卻發現有另一個還算熟悉的身影已經在那邊專心的看著化學講義了。

  或許是感覺到有人正在看著她,稚儀疑惑的轉了一下頭,一眼就望見了站在她身後有點距離不知道該是要前進打招呼還是後退假裝沒看到的書禹。「嗨。」

  「呃,嗨。」

  「……

  「……

  「你也來買參考書啊?」尷尬沉默了一陣子,稚儀率先打破這僵局。

  「喔,對啊。」他起先是有點嚇到,但馬上就接問:「妳也來買參考書?」

  「嗯,我化學很爛。」稚儀帶著有點無奈,卻又很惱怒的眼神瞪了自己手上的參考書一眼,「你要買哪一科啊?」

  「一樣,我也要買化學的。」

  「那你有想買那一本嗎?」

  「我聽說好像有一本還不錯,想要試試看那本。」書禹邊說邊來回的在那堆參考書中搜索什麼似的,「可是情形好像有點不妙。」

  「怎麼了?」稚儀偏頭,不了解他到底在找什麼。

  「我忘了那本是什麼,我只是大概記得,好像是這幾本中的其中一本。」

  xx伸手抓了幾本參考書在手上,稚儀接過參考書,看了看,拿起其中一本後說:「你就用這本吧!這本我用過,覺得還不錯,它裡面講解都蠻詳細也很容易懂。」

  「謝了。」書禹接過了書,看了看,「那妳呢?妳要買哪本?」

  「我不知道,我想要的這邊好像沒有。」

  「那要不要去別家買?」

  「算了吧,反正我也不一定有時間寫,已經積了一大推題目沒寫了。」稚儀想了一會兒,最後搖搖頭說不用。

  「那,我先去結帳了?」

  「嗯,我馬上就去找你。」

 

  結完帳後,稚儀和書禹肩並著肩走在書店外的人行道上,「你不用回南部喔?」

  「不用。」書禹思索了一下,「妳也不用?」

  「嗯,自從我奶奶過世了以後我們都沒有回去過了。」稚儀看到書禹一付欲言又止的表情,頓了頓又道:「她是在我小一的時候過世的,血癌。其實我已經對她沒什麼印象了,不只她,我南部的老家也一樣,對我來說台北才是我真正的老家。」

  或許是稚儀的反應真的像是只是在敘述一件不關己事的一件事情,讓書禹覺得那件事也好像只是她從哪邊聽來的,又或許是書禹已經注意到了稚儀的不舒服與不自在,總之他們兩個就很有默契的把那個話題帶開,天南地北的聊著其他的話題。從自己家對面的小黑生了小狗,到隔壁家的蟑螂生了一窩的蛋都能聊,雖然聊的都是一些表面上的事情,沒有聊到心靈的深處,但這也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畢竟他們兩個才算『真的認識』。

  就在不知不覺當中,天色已經慢慢的黯了下來,等到他們兩個發現時,頭頂上的天空已經變成很深的藍色了。

  「現在我才發現,你跟我想像中其實很不一樣欸,原本以為你不太愛理人。」稚儀邊說邊從人行到旁邊的鑲邊石站了起來,「我還沒想到我們竟然能就這樣坐在這裡聊那麼久耶!」

  「我也覺得妳也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種女孩子。」聽了稚儀的話,書禹也笑著站了起來。

  「是嗎?」稚儀歪頭,思索了一會兒,「那你原本以為我是怎樣的女生?」

  「一個很驕傲,很作做的女生。」書禹誠實的說。

  「驕傲?做作?」稚儀失笑,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形容她,「會嗎?」

  「但是現在不會這麼覺得了啦。」

  「那就好!」稚儀看了看手錶,「我其實在好久之前就應該要回家了才對,但是我一直在這邊跟你聊天,都忘了時間。」

  「那走吧!」

  「嗯,我們開學再見囉!」

  看著稚儀慢慢走遠的身影,書禹也轉過了身慢慢的往返方向走著,兩人都在思索著剛剛自己意外的發現。他們倆個一個往左走一個往右走,心中卻都在想著同樣的事情,且殊不知道當他們回家的途中,嘴角是始終上揚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