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了,不知道是我太多心還是怎樣,我總覺得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不一定是那種不屑的眼神,帶著可憐或一些我講不出來的感覺的人還更多,也因為這樣,我下意識的就想要逃避人群,我開始除了有課去學校以外,其他活動我一概不參加──不去聯誼,不去蛋糕社,甚至連小花跟學長都不太理,不管他們兩個怎樣問我到底怎麼了。

  「請問楊怡君在嗎?」

  我順著聲音望了過去,發現是男孩學長正在向小花詢問我的身影。我站了起來,向他走了過去,而小花則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有事嗎?」

  「嗯……妳今天下課有空嗎?」

 

  五點,我好不容易擺脫小花的死命糾纏,答應她等到我跟學長見面以後再跟她講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忐忑不安的在那天見面的seven門口等著,心中不斷的猜測是不是有什麼更重大的秘密被發現了。

  「抱歉,教授有點事耽擱了。」

  「啊……」我慌亂的抬起頭來,不知道自己是因為怕還有更多關於我身世的秘密而緊張還是純粹只是因為對方是他而緊張。「沒、沒、沒關係,我也才剛到而已。」

  像是發現了我的緊張一樣,他給了我一個笑容,很溫暖的那種。「妳餓了嗎?我們去找點東西吃好不好?」

  「嗯。」我順從的點了點頭。

 

  「妳要吃什麼?」進了餐廳,男孩學長手上拿著menu,眼睛不斷的在菜單上來回搜索個不停,看起來活像是個餓鬼似的。如果是以前的我,我應該會很不客氣的就笑了出來,但是現在我實在是太緊張了,一點都笑不出來。

  「隨、隨便……都可以,就跟你一樣好了。」

  「這樣啊──」他抬起頭來看看我,「妳吃辣嗎?」

  「嗯,還可以。」

  他大概又看了一分鐘,才轉頭跟服務生說:「麻煩妳,兩份宮保雞丁套餐。」

  「好,馬上就來。」

  「妳還好吧?」

  「我?」我驚訝的指向自己,「我怎麼了?」

  「前幾天,阿傑跟我說妳這學期都不去蛋糕社了。」大概是看我仍然一臉疑惑的樣子,他補充:「你們舊的社長休學了,他現在是代理社長,妳看妳連這個都不知道。」

  「嗯……

  「他有去問過妳的朋友,就是我今天早上講的那個,然後她也說不知道妳怎麼了,這學期開始也都不太跟她還有妳的直屬學長講話。」

  「……

  「我在想喔,」男孩學長看我依然保持著沉默,他手撐著頭在桌上,道:「妳現在的神情,跟我那天第一眼見到妳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那時候的妳有著天真、開心的表情,但妳現在就好像是一隻被主人丟棄的流浪狗一樣,盼望著路人能給妳一些食物溫飽。妳會有這種轉變,是因為知道自己是複製人嗎?」

  見我不再說話,他乾笑了笑,「好吧!可能是我想太多了,這兩個應該沒有關係吧?!」

  我看著男孩學長一臉打哈哈的模樣想緩和氣氛,沒由來的,一陣怒意加委屈全湧上了心頭:「怎麼可能沒有關係?你沒有聽到那天她說什麼嗎?她說,我偷了她的基因,我『偷』了她的基因耶!偷耶!」

  我哽咽到幾乎說不下去,「從小到大,我在各方面都不是個很突出的人,頂多只能算是個大考的時候考運還不錯的人,但我知道在人品道德方面,我一定是最頂尖的人,如今才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人品竟然也只是個笑話,你叫我怎麼不會受到影響?」

  大概是被我的坦率給嚇到了,男孩學長先是靜默了一分鐘,他便緩緩的開口:「或許吧,因為我不是複製人,所以我也沒辦法體會妳的感覺,但我只想跟妳講,這不是妳的錯。妳姊姊那天說話可能重了一點,但她絕對沒有想要責怪或傷害妳的意思,現在妳還不認識她,但是當妳認識她以後妳會發現她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即使她沒說過,但我感覺的出來,在她碰到妳以後,她反而很慶幸妳不用受那些苦。」

  這下換我愣住了,「你怎麼知道?」

  他笑了笑,「她前陣子考過了轉學考,這學期開始也在我們學校讀,我上次帶她到蛋糕社的時候就有一些人看到了,他們以為她就是妳,而她只是笑笑的跟他們講她是妳姊姊並不是妳。這樣還不夠明顯嗎?」

 

  「爸、媽,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們講……

  五月的第二個週末,當我帶著正牌的怡君回家,看著爸媽一臉驚訝的表情,我將小時候我們兩個被對調的故事講了出來。當故事說完後,我看著他們兩個仍舊處於在很震驚的狀態下,我跟姐笑了笑,我想他們還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夠接受這樣的事實吧!畢竟我們兩個當事人,也都過了幾個月的掙扎與適應後才能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晚餐過後,我跟姐兩個人散步回家。喔,順便一提,從上個月開始我就有個新的室友兼姊姊了。

  「姐,」我看著月光灑在姊姊仰望天空的臉蛋,「妳會恨爸媽嗎?恨他們沒有去找妳。」

  「我曾經很恨過爸媽,為什麼他們都不來找我。」她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抬頭繼續看她的月亮。「但在十五歲那年,當我發現了他們不來找我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妳以後,我就開始恨妳了。」

  「唉唷,我知道妳其實一點都不恨我啦!」我嘻皮笑臉,「而且妳也很疼我的。」

  「妳又知道啦?雖然我們是『雙胞胎』,但我們可是有不一樣的大腦,成長環境也不同,妳怎麼能那麼確定我真的不恨妳?」

  「因為妳之前說『我們爸媽』呀。」我朝她眨了眨眼。

  「妳唷……」她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話鋒一轉,馬上就問我有沒有男朋友或喜歡的人?

  「嗯……有。」

  她聽到了以後立刻變的很像小孩子,「誰、誰?我知道嗎?」

  「大概可能應該是,只是恐怕不見得。」我語帶保留的說。

  「唉唷,跟我講一下嘛!我可以幫妳呀!」

  「不用,妳只要不跟我搶就好了。」

  「蛤?」她一頭霧水的看著我,我只是對她笑了笑,心中在一次的感慨我們兩個人真的是『同一個人』啊!

  「拜託啦!我知道妳對我最好了,跟我講一下嘛!」

  「好啦,我騙妳的,我沒有啦!」

  「真的嗎?」她先是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但馬上眼睛又亮了起來,「那妳覺得阿傑怎麼樣?俊德的朋友,也就是妳們蛋糕社的代理社長。」

  「他?蠻帥的呀。」我誠實的回答。

  「你們兩個有沒有可能在一起?」

  「八字都還沒一撇啦!」

  她不死心,又說:「他好像對妳蠻有意思的耶,我們哪天大家一起出去玩嘛!來個雙人約會。」

  「再說啦。」

  「唉唷,只是出去玩又不會少一塊肉,一起去嘛!」

  看著旁邊比我更像小孩子的姐姐,我不禁笑了出來。「妳在笑什麼?」

  「沒有啊,只是很開心夏天要到了呢。」

  「嗯,夏天要來了。」

  我們倆互相一笑,總覺得今年夏天一定會過的特別的充實,特別的愉快。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鵼月嶋
  • 我還以為是個長篇故事……
    不過真的很好看@@
    關於複製人,複製人都比較早死XD
    不過適用小時候的所以壽命差不暸多少巴~
  • 其實有想寫長篇,但是那要花太久時間所以就被我改成短篇了QQ
    >////<謝謝~
    我之前一直很沒信心 很抗拒把她po出來...然後好不容易弄上來以後拒絕來看反應,哈哈,現在你給我好大的鼓勵阿XD
    我有問過我們生物老師,關於複製人的生命,因為我之前也以為複製人會比較早死然後想寫這個來賺人家眼淚的(默)不過其實不會比較早死,如果不是意外的話,以基因來看她會跟被複製的那個人活的一樣久。

    楓兒 於 2011/07/12 23:44 回覆

  • 鵼月嶋
  • 不過不是會算時間嗎?
    當你的壽命假裝50歲好哩
    之後你過了10年才去複製
    那複製人就會只活40年= ='''
  • 對呀~不過換個方向想,雖然他是複製人,才剛「出生」,但實際上他也已經十歲了

    楓兒 於 2011/07/14 15:13 回覆

  • LILKrake章魚
  • 有空來看看 最近要看的東西太多了 呵呵
    不!!!!!!!!!!!
    怡君!!!!!
    一生之中最討厭的名子
    我最恨的老師 還有很不爽的某位同學
    他們都叫怡君........
  • 哈哈,其實我也不怎麼喜歡怡君這個名字...不過只是純粹覺得他有點土而已拉:P
    然後我本來想要寫怡君是反派的阿,結果後來想說名字不重要拉,還是拉他回正派了XD(笑)

    楓兒 於 2011/07/14 15:14 回覆

  • 崔小魚 ♥
  • 很好看噢:D
    複製人主題這真的很奇特~
  • >////<謝謝!!
    真開心,原來這裡還是有人來的:D

    楓兒 於 2012/02/25 06: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