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怡君。」

  聽到有人這樣叫我,我愣了愣,雖然這個名字已經跟我跟了十三年了,但還是很不習慣別人這樣叫我。

  「妳是怡君對吧?」

  我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發現有一個看起來很陽光的男生,嘴角掛著微笑站在教室門口,「哈囉,妳好,我是妳二年級的直屬,我叫李聖凱。」

  「嗯,學長好,我是楊怡君沒錯。」我乖巧地跟學長打了招呼,企圖留給學長一個極佳的第一印象。

  「妳以後在學校有什麼問題盡管來找我,要筆記也好,報告需要幫忙也好,甚至是校外像是缺男朋友也可以,只要妳把條件開出來,不管高矮胖瘦,我都會幫妳物色的。」他說到這裡時頓了頓,「當然啦,如果妳想要的對象是我,我也可以勉為其難的當妳男朋友的啦哈哈。」

  大概是看到我臉上的那三條線,聖凱學長尷尬地收起笑容。事後我才發現,原來在聖凱學長那帥氣陽光的外表下,藏著一顆跟他外表很不搭嘎的赤子之心,他最大的興趣就是講冷笑話然後把大家都凍死。

 

  大學的生活,雖然不像以前看小說那般的好玩,但也算的上多彩多姿了,特別是當妳有個花痴加八卦到不行的好朋友和隨時都會跑來把妳凍到感覺自己已經在北極的學長。也正是因為他們兩個,所以我選擇了蛋糕社這個社團。

  為什麼要選蛋糕社?

  還不是被那個三八阿花還有學長給拖過去的!

  「唉唷,蛋糕社沒有什麼不好的嘛!這年頭男生不知道在想什麼,越帥的越喜歡做蛋糕。」我看著身邊那花痴的笑容,心裡再一次的替自己誤交損友而哀悼。

  「乖啦,這樣妳才可以報答妳學長照顧妳的恩情啊!」我看著另一邊諂媚又奸詐的笑容,心裡又再次大大的嘆了口氣。為什麼學長自己愛吃蛋糕,但沒天份做蛋糕,這種事情要我來承擔啊?

  就是這樣,因為這兩個爛理由所以我被他們軟硬兼施的押到了蛋糕社。嗚嗚,再見了,我夢想的園藝社。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讓我碰到了那個男孩。

  其實正確來說應該是學長,依照小花的說法。小花就是那個花痴朋友,本來我是想叫她阿花的,但她寧死不從,逼我叫她小花,說小花比較好聽。

  反正不管怎麼樣,只要是從她嘴巴說出來的八卦,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一定是正確的。

  那個男孩,不對,應該是學長,但我喜歡稱他為男孩,因為他微笑時會有兩個淺淺的小酒窩掛在嘴角旁邊,頭髮感覺很柔順,像是隨時都可以拍洗髮精廣告似的,重點是他有一雙會說話的眼睛,那雙眼睛清清楚楚的透露出了他的喜怒哀樂。

  他叫做陶俊德,資管系三年級的學長。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被拖去蛋糕社的第四次,他正好來找另外一個在蛋糕社的學長,剛開始注意到他是因為他的表情很有趣,在教室門口不停的踱來踱去,他的表情和眼睛已經完全地洩漏出他有多麼的不耐煩。

  一開始只是覺得他的表情和眼睛很有趣,好像只要看到他的表情和眼睛,就完全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當他出現了第二次、第三次以後,我開始期待每次的社團聚會,希望他這次也會出現,只是他每次都讓我失望了,我漸漸地擔心起他跟那個學長鬧翻了,從此以後不會再來蛋糕社,於是我養成了一個新的習慣,有事沒事就跑到商學院去逛逛,如果看到他,我就可以會開心一整天,如果沒看到,我就愁眉苦臉一整天。

  當然啦,我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讓他看不到我的。女生嘛,總是需要有點矜持。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所謂的愛情,雖然我一直對那種一見鍾情的愛情嗤之以鼻,但我想我離那個程度,應該也不會相差太遠了吧……

  就在我整個人沉浸在暗戀的憂鬱中,小花也沉浸在被我騷擾的噩夢中。

  好吧,不得不承認物以類聚這個成語不是沒有道理的,一碰到那個男孩學長,我整個人就會像發花痴一樣,不停的死纏著小花想問出更多有關他的事,搞的她都非常的不耐煩,一直慫恿我自己直接去告白然後等著被拒絕算了。

  喂喂!搞清楚啊妳這個死小花,我想這世界上任何有眼睛的男生被我這個美若天仙的美女愛上,都是上輩子不知道燒了什麼好香的結果,有誰會反對啊?搞不清楚狀況!

  他最喜歡的食物是蛋包飯,最喜歡的水果是芒果,他習慣穿水藍色的 POLO衫加上一條牛仔褲,據說是因為他懶的思考每天要穿什麼衣服,索性就買一堆自己最喜歡顏色的 POLO衫。

  大家都說他的生活很低調,低調到他朋友連他家住在哪裡或有沒有打工都不知道,低調到連他在蛋糕社很好的朋友都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女朋友,只知道他有個很要好的青梅竹馬。

 

  大學的生活就這樣,一轉眼就到了大一的下學期了,我還是沒有勇氣去認識那個男孩學長,我們生活還是一樣一點交集都沒有。

   二月底,雖然台灣處於亞熱帶的區域,但當你走在外面被冬天的風吹到時,心裡還是會很想問候風的十八代祖宗,雖然我不確定風到底有沒有祖宗。

  我拉高了外套的拉鍊,心裡暗自後悔為什麼剛才不多穿一件外套再出門,所以我當下便當機立斷的決定要跟我心愛的現煮牛肉麵說掰掰,改去巷口的SEVEN買一度讚來代替。

  『叮咚』當我走到 SEVEN門口,突然就有一個人向我跑了過來了,定神細視,阿母啊!妳女兒終於出運啦,是學長,那個男孩學長!過了這麼久他終於注意到我啦!

  但奇怪,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男孩學長住在我們家附近?

  「星雲,妳怎麼把頭髮染回來了啊?很好看呀!」男孩學長一看到我走了過去,就丟了一句讓我摸不著頭腦的話給我。

  首先,星雲?他為什麼會叫我星雲?他為什麼會用那個我一直以為是自己名字的名字叫我?再來,我頭髮從來就沒有染過啊!什麼叫做我把頭髮染回來了?有人可以跟我解釋一下嗎?

  我愣愣的盯著男孩學長,心臟不停噗通噗通地跳著,不是因為看到他而緊張,而是感覺到等等好像會有什麼是要發生似的。

 

  「俊德。」就在學長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時,我突然聽到我自己喊出了他的名字。

  不對啊!我嘴巴根本就沒有動,但我怎麼會聽到我自己的聲音呢?

  我納悶地抬起頭來,就看到學長用著一臉驚恐的表情看著我身後,我也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看到了另外一個女孩。

  不得了了!

  「咦?」那女孩在我轉過頭看到我臉後,也很驚訝的看著我,但她的驚訝絕對沒有我跟男孩學長來的多,絕對沒有!「妳就是李星雲吧?妳好,我是楊怡君。」

  男孩學長張著嘴巴,下巴幾乎都要掉到地上,而我受到驚嚇的程度絕對不亞於他!我驚訝的看著眼前那個有著褐色卷髮,帶著紫色隱形眼鏡的女孩──有著跟我幾乎一模一樣的面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星狂
  • 好好看~
    超期待下文得^^
  • 謝謝>////<

    楓兒 於 2011/04/10 14:39 回覆

  • 梓薰
  • 喔喔喔~~~~~~~~
  • 現在是變成公雞的意思?!

    楓兒 於 2011/04/10 14: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