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姐!」我一踏進台北市偏郊區屬於我天影幫管轄的一家KTV,就有一個小弟慌慌張張地跑出來找我。「鬼絲幫的人又來這裡砸場了。」

 

  「對方有幾個人來?」我邊走到最裡面的包廂邊問。

 

  「大約有五十個吧!」

 

  「我知道了。」我拿出了身上的閃彈槍,叩了包廂門五聲,這是我們的暗號代表不管是要躲進包廂的廁所,還是躲到從門看不到的死角,反正就是趕快躲好,便開門往裡面一陣掃射。

 

  當我停止開槍,包廂裡一片煙霧瀰漫。不知怎麼的,我突然有種想吐的感覺。

 

  煙霧稍稍散去後,我看著裡面一群沒見過世面,全都嚇傻的傢伙,開口道:「你們才剛踏進這個領域,所以不知道,但是從現在起你們必須要了解一件事,在我們這個領域,對敵人心軟,就是對自己殘酷。今天你們不把他們的殺死,等等就換成他們來砍你們。想要變更強大,就是不能對敵人心軟。我們天影幫雖然才成立不久,但我相信能跟各位一起努力,把天影幫變成台灣第一強的黑社會。把這些屍體處理一下吧!小心不要被條子抓到了。」

 

  忍住快要吐出來的感覺,我離開了包廂,往藤浩的診所前進。

 

 

  「恭喜妳,小孩已經第八週了。」果然,那天跟邱振祥沒有用保險套真是個錯誤的判斷。「知道是誰的嗎?」

 

  「嗯,」我點點頭,「幫我打掉。」

 

  「還打啊?已經第幾次了?」藤浩顯然被我的決定給嚇了一跳,「我不會幫妳動手術的,妳小心以後沒辦法生小孩!」

 

  聳聳肩,「沒差,反正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要生小孩。真的把小孩生出來,也只是讓他痛苦而已,我不想讓我小孩在這種環境長大。」

 

  「那妳就離開啊!」騰浩略帶壓抑,微微上揚的語氣讓我頓時一陣錯愕,但也只覺得他在講天方夜譚。

 

  「你自己應該也很清楚,一旦踏進了那種圈子,我怎麼可能離的開?」 

 

  突然地,藤浩握住了我的手,「婷,我現在身上還有一些存款,我們可以一起到別的國家,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一個不用擔心被仇家找上門的地方生活。我也會把妳肚子裡的小孩當作是親生的來對待,我們一起走好不好?我真的不願意看到妳這樣,以前那個天真的小女孩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面對藤浩突如其來的告白,我心頭一震。不能說他這個提議讓我早已死掉的心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以前的那個小女孩,只不過是白痴的化身,早就已經死了。」我起身,不給自己任何難過的空間,「安排好手術時間再通知我,掰。」

 

  「我說過我不會幫妳動手術的!」藤浩在我還沒走出看診室前這樣吼道。

 

  「那我就去找別的醫生,看你是要相信自己才能讓我以後再生小孩還是別人。」回頭,我甜甜一笑如此說道。

 

 

  「部長,拜託啦!讓我參觀一次就好了嘛!一次就好。我從小就一直想參觀國防部,看看電影裡面那種生活是怎樣,你就幫我實現一下這個願望嘛!」我挨在那個色老頭國防部長右邊,頭靠著他的肩膀,幾乎整個人都貼著他,右手不停地在他胸前畫來畫去,用我最嗲的語氣說道。

 

  「好吧好吧!」部長顯然已經克制不住了,用左手抓住了在他胸前亂畫的右手,一拉讓我整個人掉進他的懷裡,色瞇瞇的看著我道:「看在妳在妳父母出車禍死後還那麼努力生存下去的份上,我就當作獎勵讓妳進去吧!」

 

  「真的嗎?」聽到部長這麼一說,我整個人眼睛都亮了起來,但隨即又故作姿態的黯淡了下來,越說越小聲:「真的可以嗎?其實我知道就算你是國防部長,要讓人進去參觀好像也不是那麼容易吧……」

 

  「開玩笑,妳可不要太小看我了,我就是有辦法能讓妳進去。」果然不出我所料,男人會在女人對他提出質疑的時候,不管怎樣就是會答應來要把面子顧好。

 

  「嗯──」我假裝偏頭想了想,假裝很失望的放棄,「還是算了好了,不要太麻煩你了。」

 

  「明天,」聽到我再次的懷疑他的能力,部長果然急了,「明天下午,我會跟人家講我的外甥女要來,到時候妳來找我,我親自帶妳去參觀。」

 

  「嗯!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我微笑,乖巧地點了點頭。

 

 

  「你好,我是──」隔天我一到國防部,連話都還沒說完,眼前的那個阿兵哥馬上就接:「啊!妳是部長的外甥女對不對?歡迎歡迎,我現在就請人帶妳去找部長,請稍等一下喔!」語畢,那阿兵哥便一溜煙的就不見了,留下在原地傻眼的我。

 

  男人還真是個好面子的生物……

 

  「小伶,妳來啦!」一踏進部長辦公室,就看到部長正埋頭在文件裡,不知道是真的在處裡文件或者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嗯。」我順從地應了聲,「你在忙嗎?不然你先忙,我先去上個廁所好不好?」

 

  「妳要上廁所?」部長終於抬起頭來犀利地看著我。

 

  「嗯,」想不到他還是有點警覺的,我慢慢的低下頭來假裝害羞,「今天那個來,量有點多想去換個衛生棉。」

 

  「喔,」部長點了點頭,又把自己埋回文件裡,「出了門左轉,走過那條走道後的右轉,女廁在右手邊。」

 

  「謝謝!我去去就回。」

 

  走出了辦公室,我左顧右盼了一下,沒人。我敲了敲身上的麥克風,調整一下耳機的位置,「萱萱,幫我看一下國防部的地圖,擺放那些秘密引進原子彈的地方在哪?」

 

  「在地下室四樓,妳真的要這樣做嗎?」

 

  「嗯,不然我永遠都沒有辦法對我爸媽死去的事情釋懷。明明就是政府的錯,只因為他們掌握了對政府不利的事情,政府就這樣千方百計的制他們於死地──」一想到當初爸媽所搭乘的那班飛機是怎樣墜毀的,我不禁又感到一陣鼻酸。

 

  「乖,我了解,只要妳想清楚這是妳想要的,我絕對會支持到底,今天如果沒有妳,我們姊弟倆根本不可能可以過現在的生活,甚至,我們說不定都不會在人世上了!」

 

  「謝謝。」

 

  「這是我的台詞,妳不要把它搶走啦!」聽萱萱如此說道,我似乎都可以看到萱萱嬌嗔的表情了。「好啦,地下室四樓的左邊房間,我幫自己弄了一個身份,現在是國防部的魏警官,妳現在可要好好尊敬我!」

 

  「是,長官。」我最著攝影機,假裝在撥頭髮來俏皮的做了個三指禮。

 

  「現在妳站的那條走道上沒有人,就沿著它走,走過了兩個轉彎處會有個樓梯,那個樓梯我已經鎖上了現在沒有人可以進去,等等妳到那邊我會再幫妳開鎖。順著樓梯走到地下四樓,我等等在幫妳開進去房間的鎖。不過比較麻煩的是,那邊現在有兩個條子在看守著,我要先想辦法把他們兩個支開。」

 

  「了解。」聽完了萱萱的話,我開始按照她的指令走,一路上都很順暢,一直到到了地下四樓的門,萱萱才突然大叫:「伶姐,快躲到門後!」

 

  我腳才剛踏到門後的第一秒,門就被打開,兩個條子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我閉氣在門後,一點聲音也不敢發出。

 

  「警報解除,」萱萱快樂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剛剛我發現管道裡有一隻死蟑螂,就把警報按響了,妳沒有多少時間,我想他們應該很快就會發現那只是誤判,趕快行動吧!」

 

  「嗯。」我應了聲,立刻進去將我包包內藏的炸藥拿了出來。本來以為進國防部會需要做安檢所以不敢多帶,只是把炸藥粉放進膠囊裡,誰知大家一聽我是國防部長的外甥女,連安檢都不用做就可以大搖大擺的進去了。早就知道多帶一點了!

 

  我用帶來的鬧鐘製作成了簡單的定時器設定好五個小時後爆炸,再將它放在存放原子彈的那間倉庫裡,一切都打理就緒後便想要走出去,不料在我才正要踏進樓梯間時,負責看守的那兩個條子迎面向我走來。

 

  那兩個條子一看到我,一個立刻掏出手槍,另外一個立刻拿出無線對講機請求支援。我手一伸,在我雪靴裡掏出了一把消音槍朝他們兩個開去。現在,那兩個條子人是死了,不過事情好像有點更大條了,因為我聽到無線對講機的那頭一直在問發生了什麼事。

 

  我調整了一下麥克風的位置,「萱萱,出事了。」

 

  「我從監視器看到了,妳現在趕快離開,從另外一邊那個樓梯,他們馬上就會從妳進來的那個樓梯來查看發生什麼事了。炸彈那邊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把系統控制住讓他們進不去,重點是妳趕快走!」

 

  「了解。」我照著萱萱的指示,從另外一個樓梯口順利的逃了出去。在路上我碰到了兩個傻呼呼的阿兵哥,本來是想把他們一槍斃死了事,但又想想他們也沒有多少時間能活了,就暫時放他們兩個笨蛋享受一下當人最後的感覺好了。我向他們微笑,裝成是國防部的工作人員,他們兩個不疑有他,一下就被我騙了放我出去。

 

  我像萱萱要了一個社會線記者和一個政治線記者的電話,簡單的通知他們如果想要寫出頭條新聞,今天晚上就到「挑逗」頂樓來報到。我又打了通電話給總統府,跟他們說我已經在那原子彈室放了定時炸彈,不想要讓炸彈爆炸就讓總統「一個人」來「挑逗」頂樓找我。最後,我打了通電話給藤浩,跟他講今天晚上有好戲可以看了,不等他任何回應我便掛上了電話。

 

  沒有人會知道我現在究竟有多麼的開心、有多麼的興奮。等了這麼久,復仇的這一刻終於要來了。

 

  這幾年來,我每天都吃不好睡不著的,心裡的憤怒及憎恨一天比一天還要濃烈,終於我能夠在這一刻,找到了宣洩的出口,讓全台灣的人都一起變成我的陪葬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