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你搞什麼啊!你以為我當初放手是為了了什麼啊?讓你們兩個吵架然後還過了一個月都不說話嗎?」

  籃球場上,阿德投進了一顆空心球,把籃球傳給書禹,書禹接過了籃球,站到三分線上,準備投球。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氣的是什麼,你以為我想跟她吵啊?」

  阿德看著書禹,涼涼地說:「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你在氣什麼,你不就只是正義感太過於旺盛,看不慣薇薇被欺負,反正正好閑著也是閑著,所以就跟稚儀吵一吵架。」

  「李立德,你很莫名奇妙欸!明明知道我在想什麼還裝不知道。」書禹忿忿地投出了一球,沒進。

  「欸欸,莫名奇妙的是你吧!」阿德把球撿回來,自己站到三分線上,輕輕鬆鬆的投出了一球,進。「我知道歸我知道,但是稚儀她會知道嗎?我認識你很久了,所以我知道你只是因為覺得稚儀有時候像個小孩子,純粹跟爸爸對於女兒行為不滿意一樣,但她會知道嗎?難道你想你在她心中應該是一個『爸爸』而不是一個『男人』嗎?」

  「我又沒有這樣講。」書禹又投了一球,還是不進。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這樣講,但你想她可能會知道你這樣講她只是好像爸爸一樣的在管她,而不是在幫薇薇說話嗎?」阿德再度投出一球,又進了。

  「碰!」書禹煩躁地用力投出一球,沒想到球打到了籃框卻因為力道太大又反彈了回來,不偏不倚正好打到他臉上,見到這個情形,阿德毫不客氣地大笑了出來。

  「煩死了,我要回去了。」揉著鼻子,書禹丟下了這麼一句話後便離開了球場。

  一向心思都比女生還要細膩的他,竟然沒有想到稚儀為什麼會發那麼大脾氣的原因,應該不是被他這樣講,而是以為他在乎薇薇比在乎自己來的多。他到底是怎麼了?

  走在人來人往的夜市中,書禹看著每個店家的裝飾,快要聖誕節了呢!買個禮物送給稚儀當成道歉的禮物好了。

  走進了人潮中看起來不太起眼的一家小精品店,他曾經聽稚儀說過這家裡店,雖然不是很起眼,但是裡面的東西物廉價美,她很喜歡來這裡買一些可愛的小文具。

  書禹在那家店裡面,東摸摸又西摸摸的,摸了老半天還是不知道該買什麼送稚儀才好。女生怎麼會有那麼多奇怪的小東西啊……

  書禹回到了他們家的巷子裡,在稚儀家的樓下徘徊著,遲遲不敢伸出手去按下門鈴,「書禹?」

  書禹順著聲音轉了頭過去,發現是稚儀,「呃……嗨。」

  「你在我們家樓下做什麼?」

  「我──」書禹迎上稚儀帶著防衛的目光,再也講不出話來,「沒事沒事,我先走了。」

  「等等!」眼看著書禹就要離去了,稚儀再也忍不住,直接很沒志氣的哭了出來,跑去拉著書禹的手,「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氣的,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嗚──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嗚──」

  「欸欸,妳怎麼變的這麼愛哭啊?不要哭了好不好。」書禹有些手忙腳亂的想找出衛生紙給稚儀。

  「可是我們都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講話了,我不想要這樣嘛,你也都一直不理我。」稚儀委屈的說。

  「其實我也有錯啦,這不全是妳的錯,我只是不想要看妳隨便污賴別人,但是我沒有想過妳的心情,也不知道換另外一種說法,所以,對不起。」

  語畢,書禹便把剛剛買的信紙拿了出來,稚儀怔怔地望著書禹手上的日記本,是她最喜歡的Amy & Tim樣式的,她眼淚又關不住了。

  「欸,真的不要再哭了好不好,這樣人家會以為我在欺負妳耶,還有妳到底要不要,是不是不喜歡?」

  「要、要、要,我要,我喜歡。」一聽書禹這麼講,稚儀連忙把那日記本拿了過來,「謝謝。」

  「那就好,」書禹鬆了口氣,「你也知道我們窮學生,沒有什麼錢,所以也買不起什麼好東西。然後我本來想要包裝了以後再給妳的,可是剛剛我看時機很好,所以就拿了出來──」

  「我很喜歡,這樣就夠了,真的,而且我什麼都沒有準備。」稚儀有點愧疚的看著書禹說道。

  「沒關係啦。」書禹笑著,「所以我們算和好了?」

  「嗯,和好了。」稚儀像小孩子似的用力點了點頭。

  「那,明天聖誕夜,一起出去玩吧?」

  「好!」

 

  稚儀洗過了澡躺到床上,望著窗戶外的夜空,她好不敢相信,她竟然已經跟書禹和好了!過去的一個月,她不時的氣自己也氣書禹,曾經以為兩人再也不可能會在講上一句話的,但剛剛卻還拿到了他給的禮物,而且明天還要一起出去玩,她會不會太幸福了點?

  想到這裡,稚儀從床上跳了起來,偷偷摸摸的溜了出房間,到了客廳確認爸媽已經睡了後,拿起了電話打到霸王花的房間。

  等了好幾聲鈴響,霸王花終於滿是睏意的接了電話,不等她出聲稚儀劈頭就講:「霸王花,我跟書禹和好了!」

  「小姐,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是幾點啊!竟然給我那麼晚打電話過來,雖然說明天是禮拜天,但妳也不用這麼晚才打電話過來吧!」

  「妳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啦?」稚儀不滿的抱怨,之前到底是誰一天到晚在那邊希望她跟書禹和好的,皇上不急急死太監,現在她已經如願以償了還這麼不清醒!

  「沒有,妳說什麼?」

  「吼!」稚儀壓住了不耐煩的心,勉強又講了一次:「我說,我跟書禹和好了。」

  「真的?」電話那頭的人現在似乎清醒了不少,「幹嘛不早點跟我說!」

  「我打過去劈頭就被罵一頓了啊,哪有時間讓我先說。」

  一陣乾笑從電話中傳了出來,「好啦,那妳到底什麼時候跟他和好的?」

  「剛剛,而且他還送我聖誕禮物,明天要一起出去玩!」

  「真的假的?」電話那頭突然大聲了起來,「快快快,把一切的Detail都告訴我!」

  聽稚儀把剛才的情形巨細靡遺地說了一遍後,霸王花又問:「那你們明天要去哪裡玩?」

  「不知道欸,我們明天見到面才會決定。」

  「哇……」霸王花發出了一聲嘆息,就不再繼續說話了。

  「怎麼了?」

  「我覺得我好像在看偶像劇喔!妳明天一定要叫他把妳公主抱起來,」說到這裡,霸王花又興奮了起來,「欸欸,我明天跟妳一起去好不好?我絕對不會當電燈泡,我只會一個人在聖誕夜時躲在角落,看現場直播的偶像劇。」

  「霸王花妳夠囉!妳會不會太愛幻想了點啊!」

  「沒辦法嘛,天生雙魚座的個性。」霸王花習慣係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所以好啦,讓我跟嘛!」  

  「不要,妳不準給我跟過來,不然我一定會把妳殺了!」

  「不跟就不跟,小氣鬼,有異性沒人性,哼!」

  「我禮拜一再跟妳講發生了什麼,對不起啦。」

  「好啦,那妳一定要說喔,全部喔!」稚儀彷彿看到霸王花正握起了拳頭一付妳敢不跟我說妳就死定了的模樣。

  「嗯,我會的,」雖然知道霸王花現在看不到她,但稚儀還是用力的點了點頭,笑著小聲的說:「我覺得我現在,好幸福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楓兒 的頭像
楓兒

楓言兒語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