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了,不知道是我太多心還是怎樣,我總覺得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不一定是那種不屑的眼神,帶著可憐或一些我講不出來的感覺的人還更多,也因為這樣,我下意識的就想要逃避人群,我開始除了有課去學校以外,其他活動我一概不參加──不去聯誼,不去蛋糕社,甚至連小花跟學長都不太理,不管他們兩個怎樣問我到底怎麼了。

  「請問楊怡君在嗎?」

楓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